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上元·流水送别千灯火,吾心赠汝一世明 (狄白)3

叁.  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

 

待狄仁杰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夕照如火,夜星闪耀。

 

他刚伸了个懒腰,就被一旁武皇的近卫吓了一跳,一边口上恭敬地问有何贵干,一边腹诽着那在暗处看起来格外吓人的黑面罩。

 

“狄大人,陛下以为大人救出尘业公主乃大功一件,实应嘉奖,请大人随我入宫领赏。”

 

“好,待我打理好自己,便随你前去面见陛下。”等近卫走出了白府花园,狄仁杰才收起了恭敬疏远的面孔,不经意露出了疲惫颓然的神色。

 

跟在健步如飞的近卫身后,狄仁杰来不及观察迎面走来的侍女和宫仆的表情,便被带到了武皇的面前。他端详着坐在龙椅上妆容精致、面孔娇媚的女人,打量着她眼中看似柔和实则毫无温度的目光。

 

“草民狄仁杰,拜见皇上。”

 

武则天长长的指甲拂过她擦了红粉的唇,静静地俯视着藏蓝衣袍的男人不卑不亢地行礼,眼波流转过几世沧海桑田,最终漫上了玩味却又怅然的笑意。

 

“狄仁杰,你救回朕的侄女尘业,本应嘉奖,朕可许你荣华富贵,抑或加官进爵。只要你开口,朕都会满足你。”

 

她低头,看着男人渐渐黯然的神情,看着他抿紧嘴角,那双悲伤的眼闭上,再睁开时便是坚如磐石。

 

那莫名坚定的目光竟是让她心生畏惧,明亮如记忆里那人毫不动摇的双眼。

 

熟悉得让人心悸,却又忍不住想要留住。

 

“陛下,草民不需官权爵位,亦不喜荣华富贵。唯有二事,望陛下成全。”

 

武则天挑了挑嫣红的眼角,美艳的眉目间笑意更盛,帝王的威严之气不言自喻。

 

“可以,你说吧。”

 

男人眼里坚定不改,却并没有吾愿得偿的喜悦,一向骄傲的他低下了头,第一次以恳求的姿态面对他人的目光。

 

没有迫不得已的屈辱,有的只是情深意切的诚挚。

 

他甘愿,无怨无悔。

 

“第一,望陛下赐归德中郎将白元芳一免死金牌,不可收回。”

 

武则天目光闪烁,眼睑半掩,望着男人低低垂下的头颅,听着他的话音在这空洞的宫殿里荡起回声。

 

“第二,望陛下赐归德中郎将白元芳一生无需政事缠身,此世不入宫朝之事。”

 

她感到男人低沉的嗓音震动了耳膜,掷地有声,缓慢而不容拒绝。再次看向男子藏蓝的身影,却又撞进了一双堪比刀光的坚硬眼睛。

 

“朕可否知晓,为何?”

 

她看见,男子隐藏在阴影里的眼光变了,变得柔和如春水,哀伤似秋风。

 

“陛下可有,即便自己粉身碎骨、痛不欲生,也一心愿他一生平安喜乐之人吗?”

 

她睁大了明艳的凤眸,胸口涌起了熟悉的温热和疼痛,那些原来她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画面一幕幕在心中滑过,却无法触摸。

 

她回想起她从前常常梦见的,那人一身明黄龙袍为自己执眉笔、插玉簪,坐在湖心亭里与自己赏春花、避夏暑、饮秋月、望冬雪,想起那人温文的笑颜和俊雅的面孔。

 

狄仁杰向上望去,看着那个坐拥天下、杀伐决断的美丽女人恍惚朦胧的神色,看着在听到自己反问时她瞬间苍老的悲恸面容,不禁有些同病相怜。

 

他没有看漏,当房丞相将先帝的那封遗书念出时,一直游刃有余的武皇忽然抓紧了座椅扶手的泛白指尖,还有那震惊中带着穿透骨血般剧痛的目光。

 

即便是他想要杀了她,她也想为他护住他的江山,哪怕血流成河、白骨成山。

 

哪怕他就这样误会着、什么都不知道地在安稳中死去。

 

因为,那便是,她唯一能给他的东西,在他早已不再需要她的温柔和抚慰之后。

 

那便是,她可许给他的,平安喜乐。

 

“是吗……”仅仅片刻,武则天便已收拾好所有外露的情绪,又变回了那个万人之上、遥不可及的巾帼帝王,只是眼里残留着哀伤的痕迹,“朕答应你。”

 

他低着头,深深地弯下腰行了一礼,几乎将自己伏进了尘埃,语气沉静:“谢主隆恩。”

 

紧接着他便转过身,向大殿外走去,昂首挺胸,衣带飘扬。徒留下龙椅上身着百鸟朝凤华服霞冠的女人复杂悲凉的目送和寂寞的叹息。

 

狄仁杰迎着门外刺眼的日光,眼里泌出湿凉的液体。

 

与此同时,白元芳坐在尘业公主的静空宫里,注视着手中瓷杯里碧绿的茶水。他正在等候公主的召唤,虽然已经等了整整三个时辰,但清秀的脸上没有一点不耐,或者说,没有一点表情。

 

“白公子。”

 

白元芳看着公主的贴身侍女向他行了一礼,樱桃小嘴里嗓音如珠玉般清脆,说出的话语却毫无起伏:“公主说了,你保护公主不力,公主不甘与一个无力保护自己的男人成婚,将向陛下进言,求陛下解除婚姻,以后白公子与公主便再无相干。请白公子回府吧。”

 

“知道了。属下保护不力,是属下之过,还望公主恕罪。属下告辞。”他颔了颔首,便提剑站了起来,走出了静空宫。

 

纯白色的阳光倾泻如水,冰凉无温。

 

他慢慢地走着,不时对宫中认出自己的侍卫点头示意。他不大明白,自己为何不想回白府,却也不想回狄白侦探事务所。

 

不消几时,便到了宫门。忽然,白元芳愣在了原地,再也无法前进半步,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倒映出那挺拔的藏蓝色背影。

 

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避开那个人时,藏蓝衣袍的男人心有灵犀一般转过了身,同样顶着一张惊愕而默然的脸,眼睛里却有着细碎的光斑。

 

如若前一晚两人一同在桥上凝望的河灯和水光。

 

两个人就这样相看无言,却也安然无厌。

 

“白元芳。”

 

终究还是那人先开了口,毕竟自己已经几乎几天没说过话了,都快忘了自己曾经的语气和音调了,一张嘴才发现尽是干涩难言。

 

“你见完公主了?”

 

注视着男人小心翼翼又故作自然的神色,他感到胸腔里紧缩一下,心想这样的表情真的不适合那个本该一直骄傲自信的男人。

 

“嗯。”

 

“啊哈哈,那挺好挺好。”男人干笑几声,抚了抚头巾后随风扬起的发带,眼睛下方灰暗的阴影连同眼里的疲惫都在光下无处隐藏,“你们小两口就应该增进增进感情,这样婚后生活才不会太枯燥……”

 

“狄仁杰。”

 

他盯着不停地讲着白烂话来活跃气氛的男人,禁不住放柔了原本空无的眸光。他想,这一定是他的劫,他逃脱不了。

 

“怎么了?”

 

白元芳在男人略带担忧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自己微笑的嘴角。

 

“我和公主的婚约解除了。”

 

“诶?”

 

他见到男人难得呆掉的模样,嘴角的弧度更加灿烂。

 

“这样好吗?当驸马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耳边传来男人苦笑的话音,他又觉得胸口有点酸涩,他想男人不知道自己现在笑得有多丑吗。

 

“反正我并不喜欢公主,这样倒乐得轻松。”

 

他目睹了男人黯然的脸仿佛吸收了日光般地渐渐明亮起来,线条锋利的眼睛里光芒灿若星辰。

 

“哦,是吗?”男人转身背对着他,然而那不停颤抖的宽厚肩膀却将他的狂喜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他垂下视线,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只因为紧握而青筋突出的手,没曾想,那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他还未反应过来,便就被自己身前的藏蓝身影拉着飞跑了起来。

 

他们跑出朱红的宫门,跑过车水马龙的朱雀街,跑过一起喝过酒的小酒馆,最后停在了那熟悉的雕花木门前,抬头一看,黑檀木的匾额上金字耀目。

 

男人推开门,将他一并拉了进去。而他,环顾着犹在原位的熟悉物什,一种“回家了”的暖流涌入四肢百骸。

 

听见男人落锁的声音,他迷惑地扭头看着一脸严肃的男人,只见男人的胡须随着嘴唇的开合一颤一颤。

 

“元芳。”

 

“嗯。”男人眼中认真到极点的光芒让他几乎无法动弹。

 

“若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可愿意?”

 

怔愣中,他发现男人早已握住了他的手,有些粗糙的指纹摩擦着皮肤,产生一阵痒意。

 

“好啊。”

 

然后,他又在男人溢出笑意的微弯眉眼里望见了自己如熟透虾子般的脸色,和白皙面庞上羞赧的微笑。

 

那是他们的劫,一生一世也无法解开,也无需解开。

 

世间劫难,皆源于情,亦因情而解。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