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 反逆白黑/朱修】Wish you a sweet dream,your majesty.4

Ⅳ.The lost ones:生者迷惘

枢木朱雀茫然地望着熟悉的驾驶舱,双手下意识的握了握操纵杆,是久别的熟稔感觉,身上是贴合身体的驾驶服。他正坐在自己在成为zero之前的专属战机Lancelot里。

 

他无意间扫过显示着外界状况的屏幕,却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地掐住了脖子,碧绿的眼瞳颤抖着缩小。

 

崩坏破碎的瓦砾间,面容姣好的女孩儿纤细的双手拿着不断喷出火舌的机枪,紫色的水眸里映出一片片喷涌而出的血花,让人几乎看不出她眼睛里闪烁着的血红的异样光芒。

 

撕碎的裙摆下,女孩儿有着美好曲线的小腿上溅上了刺眼的红,在石块间行走的脚步踉踉跄跄却仍带着舞步轻点的优雅。粉色的卷曲长发在充满血腥味的风里飘扬不休,却仍是遮掩不住她绽放了红梅一般的脸上天真而残酷的表情。

 

她仿佛跳着地狱的舞蹈,以鲜血作装饰,以此起彼伏的惨叫作配乐,一步一步地走向毁灭的最终舞台。

 

朱雀疯狂地呐喊,声音却仿佛被吸进了黑洞,不能遗漏出一丝一毫。他发疯似的敲击着操控屏,双手几乎要把操纵杆捏碎,Lancelot却仍是没有移动分毫。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孩儿夺去无数日本人的性命,无法阻止,无力阻拦。

 

枪声响起,她纤细的身躯高高飞起,没有丝毫怜悯的坠落在荒芜的废墟之上,殷红的血蔓延开来,为这场闹剧拉下了血红的幕布。

 

枢木朱雀呆呆地望着那个黑色的身影,看着他手中的枪“啪”的掉落在地,看着他俯下身,用不断颤抖的手缓缓地合上女孩儿失去光彩的眼睛。

 

紫黑色的面具被惨白的阳光映得黯淡无比,就像面具下那个人沉默流泪的深紫眼眸。

 

枢木朱雀一时之间竟忘记了产生憎恨,忘记了对那个人产生杀意。他只是脑袋里一片空白,用力地睁大了眼,惊恐无措地望着发生的一切。

 

等他回过神,他却见到那个人满足安详的笑容,以及白色的华服上涌出的滚烫鲜红。

 

他的手里,锋利的长剑毫不留情的穿透了那个人单薄的身体,血液顺着剑刃流下,染红他黑色的手套。

 

他在那个人光芒逐渐逝去的眼里望见了自己脸上反射着冰冷阳光的紫黑面具。

 

枢木朱雀愣愣的望着墙壁上熟悉的精美花纹,松了口气的倒回床上。他抬起右手,想要抹去额头上湿凉的冷汗,却发现手心里黏糊得仿佛沾上了梦中淋漓的鲜血。

 

无奈的揉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朱雀瞄了一眼床边的闹钟。时间还早。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难得你回房间睡一次。”

 

“没什么,睡不着了而已。”朱雀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下了床走进浴室。3秒后浴室门里传来淅沥的水声。

 

林靠着墙,似是漫不经心地扫视过床上被汗水浸湿了的枕头,视线斜斜地定在浴室门外的地板上。

 

她没有告诉枢木朱雀,她是听见了他痛苦的呻吟声才进来的。

 

走道上,两个戴着面具的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中间隔着一米的距离。

 

“昨天给你的材料看了么?”

 

“嗯。”听见林的提问,朱雀也仅仅是简略的应了一声,作为zero他不能太啰嗦。

 

林在面具下的眼睛看了前面人笔直的背影一眼,似乎只是例行公事地问道:“关于尤菲米娅骑士的部分,不用修改么?”

 

Zero的脚步顿了顿,紧接着又迈开了步伐,“不用,就这样发表吧。”

 

他没有察觉到,跟在身后的人微妙的沉默。

 

这一天对于布里塔尼亚的各大媒体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女皇娜娜莉在2个星期前发表了声明,将要举办全国性的新闻发布会。

 

主题是,为被称为“虐杀皇女”的原布里塔尼亚第三皇女尤菲米娅·Li·布里塔尼亚洗清恶名。

 

为了这件事,zero早在3年前女皇登基后就着手准备,终于决定在近期发表调查结果。

 

看了一眼时间,还有1小时新闻发布会就开始了。林继续整理着材料,一言不发。

 

若是仅仅是普通的材料,又怎么会需要3年之长的时间去收集和整理?

 

由于当年无论是媒体的报道,还是亲身经历者的叙述,都由那时还在与布里塔尼亚敌对的“黑之骑士团”进行了信息操纵。

 

所以,现在她手上这一份看似完整且可信度高的资料,是她让技术部的罗伊德和塞西尔用了将近整整3年伪造出来的证据。

 

为了证明尤菲米娅·Li·布里塔尼亚4年前做出的屠杀惨剧实际上是由“恶德皇帝”和当时作为尤菲米娅皇女的骑士的“恶逆骑士”枢木朱雀一手操控的。

 

“为了她,你竟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么……”林无奈的苦笑,一边浏览着将要发表的内容,一边自言自语道,直到翻到“恶逆骑士”背叛皇女的那一部分。

 

她用指尖轻触纸页上枢木朱雀身着“Knight of zero”骑士装的照片,盯着照片上那人带着深沉觉悟和决心的碧色眼眸,面具后垂下的眼睑掩住了红色眼瞳里淡淡的悲哀。

 

背叛成性的骑士——这就是“恶逆骑士”称呼的由来。当枢木朱雀决心背负这个称号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真实会被深深的掩埋,永远。

 

没有人会去探寻他的过去,他的现在和他的未来,就像没有人会支持恶贯满盈的“恶德皇帝”。

 

林无意中想起曾经在“黑之骑士团”任职的布里塔尼亚人迪特哈鲁特说过的一句话:“民众需要的只是真相。”

 

真相,却不一定是真实。人眼睛看到的景象,耳朵听到的话语,甚至是心中孕育的感觉,就一定是真的么?

 

“呵”地轻笑着,林的眼里不由自主的弥漫上轻蔑的神色。

 

既然民众需要“真相”,那就做一个“真相”给他们就好。不需要有什么“欺骗”、“隐瞒”或者“利用”的负罪感。

 

毕竟就算说出真正的事实,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更何况是一个很难站住脚的说法,即便那就是最初的真实。

 

当初只是因为geass的暴走,尤菲米娅才会从天使堕落成了恶鬼。这种事,就算是朱雀,也是在成为了“恶逆骑士”之后才真正相信。

 

——摘下面具的黑发皇子把头深深地埋入两臂之间,试图止住不断涌出的眼泪。

 

而枢木朱雀,为了那位他曾经爱过的女孩儿的名誉,不惜使用他曾经最讨厌的“谎言”,不惜将自己都抹黑。

 

他也改变了,不再执着于过程正确与否,只是追求着美好的结局。

 

“void大人,发布会要开始了,zero大人让您带着资料过去。”

 

发布会结束,朱雀在护卫的保护下好不容易从媒体的无数麦克风和摄像机下逃脱,坐进专车。

 

“要回皇宫吗?”

 

听见林的询问,朱雀一脸淡漠的望着车窗外疯狂的人群,人们脸上的喜悦和激动传达不到他碧绿色的瞳里,“去皇族墓地。”

 

只是忽然很想见见她,想对她说些话……

 

“我一个人进去就好,你和他们在这里等吧。”

 

“明白了。”林点了点头,从随从的人手里拿过小小的一束鲜花,对朱雀微笑,“扫墓怎么能不带花?”

 

朱雀接过林递来的花束,知道林又一次看透自己所想,感激的笑了,转身走进了已被自己的护卫队封锁的墓园。

 

“那个,队长,”护卫队副队长纪田亚衣疑惑的看着void,“不用派人贴身保护zero大人吗?明明2个月前才发生过下毒的事件……”

 

“不用了。”林看着远去的孤独背影,一副了然而哀伤的表情,“就让他们单独待会儿,毕竟私人时间还是很重要的。”

 

“尤菲,我……来看你了。”

 

站在雪白的墓碑前,朱雀想要像以前对女孩儿微笑一样露出阳光的笑容,却只能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他轻轻放下手中粉色的花束,拂去墓碑上的落叶和灰尘,手势温柔得像在抚摸自己的爱人。

 

“呐,尤菲,我帮你……洗清罪名了哦。”

 

以他自己和那个人的真实为代价。

 

回想起站在发布会现场的情景,朱雀渐渐收紧了手指,指间的皮质布料发出细微的摩擦声。

 

无数的人民高举着拳头,挥舞手臂,眼里迸发出崇拜和憧憬的光。无数张嘴呐喊的同一个名字像汹涌的海浪,把孤身一人的他席卷在声潮的中心。

 

“zero!”“zero!”“zero!”“zero!”……

 

——他跪在女孩儿的身边,紧紧握住女孩儿冰凉的手,视线一次又一次被涌上的泪水模糊。

 

——日本特区的会场上,无数愤怒的日本人站在染满了血腥的废墟上,充满希望的叫喊着救世主的名字。

 

朱雀望着发布会上沸腾的人群,觉得阳光比平日里刺眼,眼睛微微的发疼,渗出咸苦的液体。

 

——他握着沉重的长剑,任那个人无力地靠着自己的肩膀,气若游丝,薄唇上却绽开了美丽的微笑。

 

——他甩掉剑上的血,在无数人热切的目光中站得笔直,黑色的披风随风飘扬,人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将娜娜莉无助悲痛的哭喊毫不留情的盖住。

 

他的胸口猛地刺痛一下,仿佛耳畔的所有声音都消失殆尽,只剩下娜娜莉倒在那个人身上绝望的哭叫。

 

朱雀闭上眼,右手缓缓的爬上心脏所在的位置,感受着自己炙热的体温和心脏有力的跳动,以及那莫名的隐隐的疼痛。

 

“我很奇怪吧,尤菲。”他捂着脸,像个被笑话逗笑的小孩儿一样,闭着眼笑得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笑声却渐渐的低了下去,“明明就帮你洗清了罪名,明明做了一件真正的好事……”

 

——俊美的少年坐在白羊宫雪白的台阶上,紫色的眼睛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没有微笑,理所当然,“接下来我将引发更多的流血,以至于‘虐杀皇女’的名字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去。”

 

“为什么……我并不觉得开心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