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Valentine's Day

——朱雀X鲁鲁修 情人节特别篇 平行世界背景




他静静地浮在空中,俯视着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人群。


身穿白衣的少年浅笑嫣然,软弱无力地斜倚着面前人绷紧的肩膀,殷红的血围绕着胸口的利剑一圈一圈地扩散出去,染红了雪白的前襟。


他看到少年缓缓地抬起手,指尖竭尽全力地抚上颈侧光滑的面具,像是想将面具下那张面庞的轮廓一点一滴地描绘、刻画在心里。


动作,温柔而郑重,仿佛某种神圣的仪式。


戴着黑色面具的人仍是纹丝不动,哪怕被自己用剑刺穿的人用如此柔和的表情对待他,他也似乎无动于衷,近乎冷血地冷静。


但是,他却看清了,在那薄薄的面具下,男人碧色眼眸里不断涌出的透明的泪水,偷偷地渗出面具的缝隙,打湿了层层叠叠的领结。


男人看似果断狠绝地抽出了剑,少年踉跄着向前走去,最后跌下斜坡,用自己的鲜血画下了最后的句点。


望见少年无意识仰起的脸,他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惊慌让原本清醒的头脑被猛地清空。


精致的面容,深紫色的双眼……还有一抹安详的微笑。


那是属于他的模样。



7:00  am


鲁鲁修不情愿地从睡神的怀抱中挣脱,还未完全睡醒的惺忪神态表明,他这一觉睡得并不是特别安稳。


也是,有哪个人能在做了“自己被人杀死”诸如此类的怪梦的情况下,还能舒舒服服地无梦酣睡?


况且,杀自己的人,还是……


“咦?鲁鲁修,怎么醒了?”


鲁鲁修在温暖的被褥间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便一如既往地感觉到恋人轻柔的亲吻落在自己的脸颊上,熟悉的气息携着轻笑声掠过鼻翼。

他勉力睁开依旧沉重的眼睑,模模糊糊地望见恋人褐色的卷发和流动着宠溺光辉的翡翠般的眼睛,身材颀长健壮的男子回过头对他展开灿烂的笑脸。


“再睡会儿吧,昨晚鲁鲁修熬夜了吧。”


连鲁鲁修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紫色的眼里飞快地闪过恍惚的神情。

梦里,有着褐色卷发、碧绿眼眸的男人杀死了他。

用他最熟悉的面容。


“这么早就回警局?最近很忙吗……”



“嗯,因为那个持有武器的银行抢劫团伙还没被抓到,这几天我们都得提早出勤啊……”转过头瞥见青年黑发下微微黯淡的紫色眼睛,朱雀再次勾起一个明亮度200%的耀眼微笑,用恰到好处的力道轻抚青年白皙的脸庞,“别担心,今晚我一定会早点儿回来的,鲁鲁修就做好美味的饭菜等着我吧。”


俯下身,再次在青年微凉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朱雀离开了床边,微笑着和自己深爱的恋人告别。


“那我走了。”


“工作小心,朱雀。”

目送男人的背影被慢慢合上的房门挡住,鲁鲁修翻了个身,嗅着那人留下的味道,平静地睡去。




9:30  am

吃完简单的早餐,鲁鲁修展开早报,一边快速地扫描着纸上黑色的铅字,一边小口啜饮着香浓的咖啡,修长的手指时不时推一下鼻梁上的细框眼镜。

最近这一个星期的头条都被那个嚣张的银行抢劫团伙占据了,那些娱乐圈里政治圈里无聊的桃色新闻或者名人炒作都被硬生生地挤到了其他版面。

他丢下报纸,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


虽然不用像朱雀那样早出晚归,但作为专业的IT编程员,他也是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





11:45  am

朱雀转了转酸痛的脖子,预料之中地听见了脊椎骨“嘎吱”“嘎吱”的声响。他无奈地挠挠头,坐在办公桌前对着20cm高的文件整整一个上午,身体想不僵硬都难。

还好到了午休时间,朱雀伸了个懒腰,视线转回到还有30多页的文件,不禁为自己下午即将到来的“奋斗”感到沮丧。

这些……如果是他那大脑极为发达的恋人来做的话,可能不用2小时就搞定了。

唉,朱雀轻叹,谁让自己体力好得超群,脑袋却不是很好用呢?而且他宁可去实地调查,也不愿意做这类的文书工作。


托那个抢劫团伙一周内抢了3间银行的福,他的案件报告数量一下次翻了好几番。


瞟了一眼摆在桌上的台历,朱雀傻笑着,在想到自家恋人在家里等着自己时,仿佛全身的倦意都一扫而空。

今晚,一定要早点儿回去啊。





14:30  pm

望了望窗外有些阴沉的天色,鲁鲁修眉头微蹙,接着合上了电脑,披上咖啡色的大衣,围上白色的围巾便出门了。


他可不想等到下起了大雪才拎着大包小包地赶回来。


走在路上,入目的尽是一对一对羡煞旁人的情侣,两手相握,两肩相并,让下雪前原本寒冷的空气都弥漫着温暖的粉色气息。

“呐呐,据说在情人节回想自己的初恋就会美梦成真哦!”

黑发的青年在听见经过身旁的两个女高中生的谈话后,不由自主地顿了一顿,然后莞尔。

抚摸着恋人送的围巾,鲁鲁修脑海中浮现出男人微笑着帮自己戴上围巾的样子。

初恋吗……这么说来倒也没错……只不过,跟那些单纯的女孩子的心思应该不同吧。

毕竟,当他们两人第一次向朋友们公开两人的恋情时,就没有指望会得到太多人的祝福。

夏利的泪眼,尤菲的挽留……还有无数曾经爱慕他们的女孩们的冷嘲热讽和歇斯底里……那些对那时的他们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重量。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却还是在一起了,顶着无数的反对和压力。

说到这个,为什么他会喜欢上他的呢?

鲁鲁修想起17岁的自己在网吧里双眼通红、烂醉如泥的样子,还有那只死死地拉住自己手腕的手。

没有光亮的房间里,他在那个人宽厚的肩膀上3天来第一次泣不成声,泪水打开了紧闭的闸门,流淌在那个人的掌心里。

哦,是因为那份温度吧。

来自那个人掌心的、肩膀的、手臂的温度,温热得像是无边的冬夜里小小的火烛,让他寒冷到万念俱灰的心都再次跳动起来。

走进超市,鲁鲁修推着购物车,仔细地挑选着晚餐要用的食材。超市里灯管的白光使得周围的一切都覆上了一层寒霜。

他指尖轻触了一下散发着暖意的围巾,紫色眼里柔和一片。


好暖和啊。




16:30  pm

“朱雀今天不用早点儿回去吗?鲁鲁修前辈还在家等着吧。”

朱雀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基诺天蓝的眼睛,无奈地笑笑。

“没办法啊,警部让我一定把这些报告整理完才离开,不过还有大约30分钟就结束了。”

“嘛,这倒也是,先不说最近那个团伙有多猖獗,”基诺望着天花板,语气里也染上了几分淡淡的无可奈何,“而且朱雀又是现在备受警部期待的警部补,自然会被管得更严一些吧。”

“不过朱雀,我很想知道,你和鲁鲁修前辈到底为什么会……明明前辈的性格那么难以接近……”

停下手中的笔,朱雀看着同僚脸上难得的疑惑神色,一向灿烂的笑容里糅合进了怀念的颜色。


“因为我和鲁鲁修,只有彼此。”

没有向比自己还粗神经的同僚解释这句话的含义,朱雀又低下头,继续与最后一份报告作斗争。

他从小父母双亡,一直寄住在各个亲戚家中,上了高中之后就自己租了个房间搬出了亲戚家。

他不喜欢客居在别人家里的生活,宁可自己打工赚取生活费。

鲁鲁修则不同,他有着恩爱的父母,可爱的妹妹,家庭美满,让那时的他羡慕不已到嫉妒的地步。

他的家境也很好,从不需要自己打工,甚至连擅长的烹饪也只是兴趣。他喜欢一切不用费太多体力而又精细的活动,跟喜爱运动的自己截然相反。


如果不是他17岁那年的那场变故,兴许他们两人一生都只是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那一年,鲁鲁修的父母出了车祸,死神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掳走了他双亲的性命,连当时坐在后座的他最爱的妹妹都没能幸免。


而朱雀在网吧的打工结束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电脑旁滚动着数不清的酒瓶的憔悴崩溃的少年。

屏幕冷冷的荧光中,少年木然地盯着电脑,仿佛全身力气被抽走般的瘫坐在椅子上,原本漂亮得像紫水晶似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在意识到有些猥琐的人已经在对少年图谋不轨后,朱雀毅然地拉起少年就往门外走去,那时的他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改变了两人接下来的人生。

幸亏家离这里并不远,朱雀并没有奇怪少年为何没有一丝挣扎。对那时的他来说,他只是救自己学校的学生会副会长于水火之中而已。


所以当他看见少年的眼泪在瞬间爆发时,他还是有点惊讶的。只是在下一刻,他就身体先于脑袋地将少年颤抖的身体搂入肩膀,任他在自己身上涕泗横流。


虽说自那天以后,他们的关系就亲密了不少,却也仅仅是朋友。


大学4年的分道扬镳后,他们再次见面了。而这时的自己,却已经懂得了自己的心情。


听完他的表白,黑发的青年没有像普通人一样问他为什么喜欢男人或者是露出恶心的表情,他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深紫的眼睛里有不明的情绪在涌动。

而他做梦也没想到,鲁鲁修竟然答应和他在一起。


当然,他们碰到不少反对甚至是敌意,但是他深爱的人却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要放弃。


“枢木警部补,警部有紧急命令!”

被打断了回忆,朱雀匆忙地走向会议室,隐隐有点不好的预感。





18:00  pm

“喂,鲁鲁修,抱歉,我 今晚……”

“又有紧急任务吗?”鲁鲁修提着汤勺的手停下了搅拌的动作,静静地听着电话对面恋人的道歉。

“真的对不起,鲁鲁修,我……”


无声地叹口气,鲁鲁修一面听着电话,一面用汤勺尝了尝汤的味道,“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大概晚上22:00吧……收到了银行抢劫团伙20:00会在一家银行作案的消息,警局所有人员都要去埋伏。鲁鲁修,你先吃晚饭吧,不用等我了……”


“我会等的。”


没有理会被自己打断的人的沉默,鲁鲁修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再次重复自己的话:“我会等你回来,所以工作小心。”


“嗯……”


鲁鲁修听着恋人的呼吸打在话筒上的声音,仿佛看到了男人碧绿色眼眸里温暖的笑意。


挂掉电话,他解开围裙,关掉炉子上的火,坐在了电脑前面。

朱雀还有很久才回来,不用那么着急做晚饭。






21:30  pm

玉城得意洋洋地指挥着手下的小弟一袋一袋地搬运着钞票,满意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金库。

这是他做抢劫银行的最后一笔,赚完这次明天他就可以和小弟们坐在飞往美国的飞机头等舱里了。

他还故意地放了个假消息给警察的卧底,让那帮愚蠢的条子都跑到了另一家银行埋伏。

只要这次“工作”顺利完成,那他的下半辈子就可谓高枕无忧了。想到这,玉城就快活得想放声唱歌。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虽然不满打断了他的好心情,玉城还是掏出了手机查看。


漆黑的屏幕上,闪烁着几个银白的字符——

“Happy Valentine!Mr.玉城。   zero”

正纳闷是不是哪个人的恶作剧,玉城就听到了小弟惊慌的叫声:“怎么?!怎么金库的门锁上了?!”

“我们出不去了!老大,怎么办?!”

玉城瞪大了眼,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狠狠地把手机砸向地面,发出咬牙切齿的咆哮。

与此同时,警部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了金属质感的男人的合成音。

40分钟后,警局所有人员赶到了真正的作案现场,将一周内洗劫了4家银行的犯罪团伙全部抓获。

让警局的技术人员感到不解的是,银行安全系统的网络似乎被人入侵过,并修改了金库大门的自动上锁系统,让里面的人无法出来,只有外面的人解除了密码才能打开。

警部狐疑地望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自从几年前开始,每次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件发生,这个叫“zero”的神秘男人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给予他们侦破案件的重要线索,却从没索求过报酬。


他就像是一只黑夜中的孤魂,神出鬼没,无影无踪。

朱雀则是在警车上笑得一脸傻相,他只是觉得能早点回家太好了。

这样,他怕寂寞的恋人就不用再等太长的时间了。






22:00  pm

鲁鲁修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花了半个小时才将入侵的痕迹完全消除,不然便会给警局的人追踪到他的IP地址。


看着电脑右下角白色的字母,他苦涩地微笑。


“zero”是他为了入侵其他网络系统而做的假身份,在他17岁的时候创造出来的。


那时幼稚逞强的他幻想着父母的车祸不是一场事故,而是一场策划已久的谋杀,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而他要用“zero”这个身份亲手为他的家人报仇雪恨。


可当他真的入侵到警局的案件档案库里,他却绝望地发现,每一条确凿如山的证据都将车祸的结果指向了“意外”。没有任何谋杀的可能。


没有谋杀,又哪里来的凶手?


可没有凶手,那么,那时尚还脆弱的他又应该将自己的悲伤和愤怒发泄到什么地方去?


结果,无论是鲁鲁修,还是“zero”,都没有拯救自己的力量,只能任自己不停地坠落。


到头来,却是朱雀,让他将憋在心里3天的情绪像洪水一样喷涌而出,仅仅是因为他的一句话——


“想哭的话,就不用忍着。”


从那时开始,他就隐隐约约明白了,能够拯救自己的不是“zero”,而是男人心里让人忍不住哭泣的温柔。







23:00  pm

站在门口,朱雀心里一边暗暗抱怨着警部总结行动结果的长篇大论,一边有些忐忑地打开了大门。


饭桌上饭菜冒着柔软的香气,撩拨着朱雀早就饥肠辘辘的胃。


他转过头,不禁失笑。


暖黄色的灯光下,面容精致的青年躺在沙发上安静地睡着,黑色的发丝上闪烁着浮光。


温暖得让人几乎想要落泪的幸福景象。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青年身边,将自己的额头贴上恋人白皙的额,感受着他轻柔而平静的呼吸。


“唔……朱雀?你回来了。”


感觉到青年的悠悠转醒,朱雀漾出明亮的微笑,轻啄了下恋人美丽的眼睛。


“嗯,我回来了,鲁鲁修。情人节快乐。”


他见到他深爱的人也露出了满足的笑颜,紫色的双眼里满溢着温柔。


“欢迎回来,朱雀。情人节快乐。”




——“呐,朱雀。如果说我和你成为了敌人,你必须杀死我的话,你会怎么做?”

——“那么,我会在杀死你之后,和你一起死。”

——“可是,我想让你活下去。”

——“那样的话,我不会杀死你,我会保护你,就算与世界为敌。我会和你一起活下去。”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