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By your side 楚路 Four

                        By your side

——与你并肩

 

 

CP: 楚子航X路明非

出自江南《龙族》

双杀手梗,无相爱相杀

生日还是要吃点甜食的!

 

小衰仔生日快乐!!

 

 

Four.

 

他做梦了,梦到了从前他还暗恋着代号“诺诺”的学姐的时候。

 

在梦里,他在听到学姐要和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订婚的消息之后,独自一人坐在深夜的食堂里,要了一份烤鸡一份猪肘子再加一份炖牛肉,闷声不吭狼吞虎咽,食堂工作的小哥都以为他三天没吃饭了。

 

他内心苦闷,却不知道因为什么,更无从排解,可作为男生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哭出来,便只能吃,指望着把肚子填饱了,心也不会空落落的了。

 

可讽刺的是,他吃得越多,越觉得嘴里的食物没有味道,连咀嚼都嫌累。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味同嚼蜡。

 

实际上,在他自己一个人哼哧哼哧啃了半只烤鸡之后,楚子航就来了,还端着一份牛奶和麦片。

 

他停下了进食,看向坐在对面一向少言的俊秀青年,戴着黑色美瞳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狼狈的模样。

 

然后,他的师兄就无奈地等着他慢慢吃完每一样东西,最后还把牛奶递给了他,让他把喉咙眼儿里的食物顺下去。

 

直到桌上只剩下杯盘狼藉,坐姿端正的青年才缓缓开口:

 

“路明非,我不可能任何时候都在你身边。”

 

“你要变强,学会保护自己,不论是身体还是内心。”

 

“这样,即便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路明非抬起眼,只见对面那人清俊的眉眼间无意流露出的担忧和温柔。

 

他很清楚,这是他的师兄临走前留给他的最后一次见面;他很清楚,他的师兄此时说出的话语在当时几乎等同于遗言;他很清楚,当时的他只顾着伤心“诺诺”从自己的世界消失,却没发现坐在他对面的人眼里只有自己。

 

所以他很后悔,在他收到那封邮件之后。

 

整个卡塞尔,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这样一个自己寻死的人,哪怕这个人是卡塞尔的传奇之一,哪怕他是无数学妹的梦中情人。

 

杀手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优先保护自己的性命。这是他们在卡塞尔听到的第一句话,出自最高决策人的希尔伯特﹒昂热之口。

 

如果说,在现实中,在那时他发觉了楚子航的意图,阻止他离开卡塞尔,那是不是就能改变什么呢?

 

是不是楚子航就不会被全世界放弃,孤身一人踏上不可回头的复仇之路?

 

是不是,自己就可以一直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作战呢?

 

每一次魔鬼训练他都必须拼了小命儿才能完成,每当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他的眼前总会晃过青年一闪而逝的微笑。

 

脑海里无数声音乱哄哄的,却有一个声音总是挥之不去:

 

“你会比我更强,比卡塞尔里的任何人都强。”

 

有人即使离开了,也还是会相信他,相信他能做到,他又怎么能辜负那个人呢?

 

路明非将所有的悲伤和孤独放在心里,独自一人向前狂奔,像一头勇往直前的豪猪。

 

跟无数A等级杀手交锋,过了无数个刀口舔血的不眠之夜,他一点一点地变强,一点一点地走向那个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芬格尔、诺诺、凯撒……认识他的人有很多,可是没有人看出来,他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拼命。

 

他们知道,小衰仔想成为卡塞尔的第一杀手,可没人知道为什么。

 

直到一次芬格尔偶然间看见了小衰仔手机里储存的唯一一张图片——那是一张截图,来自卡塞尔内部网站的杀手排行榜。

 

“村雨”排名第二,第一是五十年未曾改变过的“剑桥折刀”。

 

如果我不变得跟他一样强大的话,又怎么能跟他并肩作战呢?

 

而且要动用卡塞尔的力量去帮助楚子航,必须拥有与最高决策人同等的权力——对于他来说,剩下的路只有一条,即便上面荆棘遍布,他也必须要走下去。

 

除了成为第一杀手,他别无选择。

 

他用了一年接受魔鬼训练,每天几乎累得吐血猝死;他用了一年抛弃了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杀手代号“Ricardo”,接受各种A级以上杀手的挑战,用新的代号“Nidhogg”爬到了杀手榜的顶端;他用了一年时间满世界寻找楚子航的蛛丝马迹,最终在那个雨水淹没的夏季找到了他。

 

整整三年,他几乎不眠不休地疯狂前进,就是为了能再见到他的师兄,为了能在最后的时刻来临之前将他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对此,路明非毫无怨言。他早就不是那个坚信“正义必胜”的热血少年了,现在的他只相信“凡事都必须付出代价”。

 

就像他为了找到楚子航,就必须走过这三年,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诺诺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对楚子航如此执着。

 

“我不知道。”路明非冷静地与曾经暗恋的学姐对视,一本正经的样子却像极了另外一个人。

 

“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去找他,我会后悔到疯掉。”

 

某种程度上,那时的他把这个重要的问题留到了见到楚子航之后——楚子航对他而言,到底算怎样的存在呢?

 

救回楚子航之后,红发小魔女再一次向如今的杀手之王抛出了这个问题,而这着实让他迷茫了一段时间。

 

在他还只是个每天马马虎虎、最擅长的只有星际争霸的小衰仔的时候,他身边的每个人都以为他很蠢,暗恋的女孩儿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还被傻呵呵地蒙在鼓里。

 

其实他自己比谁都清楚啊,只是他也没办法啊,总不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结果了,他就选择放弃吧,那样他也很不甘心啊。

 

他只是,总觉得自己的心里什么都没有,下意识地想装下些什么,让自己不那么寂寞啊。这样有错吗?

 

后来,他开了外挂似的被卡塞尔的人找上了门,被“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不如来当个杀手吧”似的忽悠进了另一个世界。

 

可即便是成为了杀手精英中的一员,他还是会时不时扒一下普通人世界的门缝,怀念一下那些看似怂而无趣的时光。

 

而他的师兄,在那些时光里,一直在他身边,为他挡下一切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正是因为楚子航,他才能一直是那个又怂又白烂的小衰仔路明非,他才能是那个可以在任务中偷偷懒、在杀手界默默无名的“Ricardo”。

 

但是,当楚子航从他的世界消失,路明非才后知后觉:自己早就回不去了。

 

他不再是同学会上的笑点;他不再回到叔叔婶婶的家,不再被身高体重都是160的表弟奚落;他不再是每天只需考虑星际争霸和一日三餐的宅男屌丝。

 

他不再是那个又怂又白烂、一无是处却一直有人罩着他的路明非。

 

只是因为楚子航,这个本应在他一进入卡塞尔就开始的进程被大大地延缓了,这才让他自己都没发觉。而等他终于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路明非很确定楚子航喜欢他,说不出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是隐隐约约感觉到的。毕竟他也不傻,只是比一般人迟钝一些罢了。

 

可是他不敢戳破,他怕一旦戳破了,楚子航就会疏远他。

 

但他也搞不清自己对于楚子航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他怕自己只是因为希望有人罩着而接受对方,却无法付出和对方同等的感情。

 

那样会更加伤人,所以他宁可一直不说破,等楚子航有一天忘记对他的喜欢。

 

他没等到那一天,却等到了他的师兄的不辞而别。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精力去计较这些儿女情长了,他的所有力气都花在了不断变强这一件事上,为的只是再次见到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在他做好心理准备要丢弃自己普通人的身份时,路明非就察觉到了——他想见楚子航,想再次站在对方身边,和他并肩,哪怕自己亲手将普通人的身份埋葬!

 

无意识间,他已经做出了抉择。接下来,只要向目标冲去就好。

 

救回楚子航的第二天,他坐在病床边,看着药效未过仍在熟睡的师兄那八分熟悉两分陌生的眉眼,内心一直以来绷紧的弦慢慢地松了下来。

 

我做到了。我找到你了。心底有自己的声音在回响。

 

不知为何忽然眼眶一热,眼前的景象就摇晃起来。

 

明明更加艰难、更加生死一线的时候,自己都咬着牙闯过来了,有力气都留着止血杀敌了,根本没空流泪。

 

仅仅是看到这个人仍旧活生生地睡在自己面前,那个被自己深深锁在心里的小衰仔就忍不住了,拼命往外爬着,让他挡都挡不住。

 

师兄啊,你师弟我现在也很厉害的!杀手榜上第一名!在卡塞尔都有美少女粉丝团啦!

 

路明非淡淡地微笑着,也不管楚子航睡得正熟、根本听不见,自顾自地开始闲扯。

 

师兄啊,你说你这单打独斗的脾气怎么死性不改呢?又把自己弄得一身伤。暗恋你的学妹们又得掉多少眼泪啊?

 

他轻抚过楚子航额前的碎发,发丝柔软的触感像是在他心上扫过的羽毛。

 

师兄啊,以后我俩可以组合搭档出任务啦!你师弟我现在也算是卡塞尔的一把手啦,这点儿特权还是有的!

 

路明非把脸凑到熟睡的人上方,微笑的弧度还是淡淡的,水珠却不断地落下,沾湿了楚子航纤长的睫毛。

 

师兄,以后别一个人乱跑啦。你不见了谁来罩我啊?

 

他屏住呼吸,悄悄俯身,直到感受到那人平稳的呼吸和嘴唇干燥的触感。

 

师兄啊,我喜欢你。

 

他用了一个月来确定楚子航对自己的感情,却用了整整三年来确定自己的心情。

 

正如他用了一个对视的瞬间认识了楚子航,却用了整整三年来与他并肩。

 

后悔?怎么可能?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还是我自己。不论是小衰仔还是杀手之王。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站在你身边。

 

路明非揉了揉眼睛,目光一转看见身边空荡荡的床铺,下一刻耳中就传来了浴室门关上的声音。三秒,他在心里默数着。

 

三秒,楚子航走出浴室,身上带着薄薄的水汽。

 

两秒,他打开卧室门,走向那个窝在被子里笑得一脸灿烂的青年。

 

一秒,他看着恋人的傻笑摇摇头,也微笑着靠近对方。

 

零,他们用一个温柔的唇齿相接迎来了这个难得晴天的早晨。

 

 

 

后记:

 

这下子够甜了吧!!!

说起来路明非你的心理真难写!!(咬牙切齿)

没想到我家明明藏得这么深!(奸诈笑)

祝愿师兄早日重新在原著中出场!!

江南你快点不然就寄刀片啦!!

 

【原创】By your side 楚路 Three

By your side

——与你并肩

 

 

CP: 楚子航X路明非

出自江南《龙族》

双杀手梗,无相爱相杀

生日还是要吃点甜食的!

 

小衰仔生日快乐!!

 

Three.

 

楚子航睁开眼,看了眼床边的闹钟,才早上6点,阳光都还没照进窗户,天才刚蒙蒙亮。

 

感受到怀抱里那人的体温,他想了想,决定再在床上窝一会儿。


像赖床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曾经的自己身上吧。毕竟那时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啊。

 

楚子航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身边人那坚毅的眼神——

 

“不要死!楚子航!”

 

“我好不容易才追上你!不会再让你消失了!”

 

那坚定又明亮的目光,让他内心原本已经熄灭的火种再次燃烧起来。

 

本来,在那样的劣势之下,他就要放弃了。只是他不愿意坐以待毙,想要战斗到最后一刻,哪怕自己战死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来,他找到他了。

 

曾经稚嫩的少年蜕变成了王者,却还是让他感到惊愕。

 

自己还愿意把唯一的后背交给他,而他也不会辜负自己的信任,如同当年的自由一日里的那对最佳搭档从未改变。

 

事实上,自己早已变了,而他也变了。

 

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罩着废柴师弟的八婆师兄了,他也不再是从前那个总是说着白烂话的衰仔了。

 

自己是背叛了卡塞尔的叛逃者,为了给父亲报仇不择手段的复仇之人;他是当之无愧的S级杀手,杀手中的王者,卡塞尔的未来。

 

可即便如此,在那些潜伏在“奥丁”手下的日子里,楚子航偶尔会想起自己和那个总是一脸衰气的师弟一起实习的种种,想起他装卸枪支时灵活的手指,想起他阳光下略带讨好的笑容。

 

明明自己很讨厌懦弱的人,可是却偏偏不会讨厌他;明明自己不喜欢他丧气的表情,却无法狠下心不管他。

 

不知道是哪一个无眠的晚上,楚子航忽然就懂了:原来自己对他的感情早就已经不一样了。

 

他帮他,不仅仅因为他们是师兄弟,也不仅仅因为自己八婆——

 

不过是因为,他喜欢他。

 

莫名回忆起了“耶梦加得”任务中,他杀死了代号为“耶梦加得”的美女杀手,却也被对方打成重伤,倒在熊熊燃烧的房间里,那时他也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可是,在昏过去前的最后一刻,他却看到了那个人被火焰熏黑的脸上泪水留下的痕迹。

 

自由一日的时候,他们两人的组合,所有人都以为是小衰仔占了大便宜,只有楚子航自己知道,那个“最佳搭档”的奖项,根本不含一丁点水分。

 

他跟很多杀手合作过,其中不乏看起来和他合作无间的,但是无论是谁,他都必须放下自己的节奏去配合搭档。因为根本没人跟得上他的节奏。

 

可是,路明非可以。看起来蔫蔫的少年拿到了枪,眼睛里的光都与平时不同了。他根据楚子航的节奏来调整自己的射速和射击角度,完美地跟上了楚子航。

 

他在自由一日结束后跟小衰仔说的那句话,并不是敷衍:“你会比我更强。”

 

楚子航很清楚,路明非的极限远在他之上,只是他还需要时间。 

在决心离开卡塞尔之前,他把所有能够了结的事都结束了,唯独没有跟他告别。

 

他写了一封定时邮件,在他离开之后会自动发给路明非——

 

他鼓励他自信一点,勇敢一点,他写下他所有的技巧和经验,他告诉他你能变得更强大……

 

却唯独没有告诉他,他喜欢他。

 

他说,我是个复仇者,注定会死在复仇的路上。而你不同。

 

你要好好活着。

 

所以,在和“奥丁”的最后一战,他从来没想过有人会来救自己,更没想到那个人会是路明非。

 

说到底,他还是低估了他。

 

他没想到,小衰仔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放弃他;他没想到,这个总是懒懒散散的大男孩竟扛下了一年的魔鬼训练;他没想到,为了找到他,路明非抛弃了他自己普通人的身份,成为了里社会的杀手之王。

 

一年前的战场上,楚子航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在倾盆大雨中也稳如泰山的枪口,看着火星闪出时照亮的那双专注的眼睛。

 

紧接着,那人就跳下了飞机,来到了他的身边,对他说:“抱歉师兄,来晚了。”

 

来晚了,可是我一定会来。

 

余光瞄过那人更加行云流水的动作和快中有序的节奏,楚子航不禁在想,他到底成长了多少。

 

他又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成为现在的样子的?

 

每一次他快体力不支的时候,总是能触碰到那人的脊背,感受到从那而来的支持和暖意,同时看到自己面前冲上的敌人的攻势被瞬间瓦解。

 

这一回,是你保护了我啊。楚子航微笑了。

 

“奥丁”被顺利逮捕之后,他就几乎是晕厥着被路明非拖上了车,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意识清醒。

 

看着趴在床边睡得正香的青年,他微微苦笑,心想,这回逃不掉了。

 

你找到我了,路明非。

 

“嘀嘀”,手机的邮箱响了两声,楚子航轻轻地下了床。他划开了路明非的手机,看到了芬格尔的邮件,浏览了一下任务内容就放下了手机。

 

他悄悄走进浴室,开始冲澡。距离任务时间还有五天,时间很充裕,可以慢慢准备。

 

【原创】By your side 楚路 Two

By your side

——与你并肩

 

CP: 楚子航X路明非

出自江南《龙族》

双杀手梗,无相爱相杀

生日还是要吃点甜食的!

 

小衰仔生日快乐!!

 

 

Two.

 

徐岩岩伸出手,不出所料地感受到雨滴在手指上留下了凉意。他无奈地拉了拉警帽,希望短短的帽檐最起码能保证视线不受阻碍。

 

他从来就不喜欢L市的夏季,雨水跟不要钱似的天天往下倒,难得不下雨,天空也还是阴沉得跟自己上司的脸色有的一拼。

 

要说完全没有晴天,那也不可能,可是他真的几乎就没见过L市夏季的蓝天是什么样子。

 

不仅仅是因为多雨的气候,也因为6到8月是L市犯罪率猛然上升的时期。

 

本来这个城市就不是什么安宁之地,在雨季到来之后就更是鱼龙混杂得厉害,仿佛犯罪分子也跟倾盆而下的雨水一起从天而降。

 

平日里绝不会依赖里社会力量的正义之师,在雨幕中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启用特殊方案——

 

警方跟里社会的情报贩子进行交易,跟有名的杀手组织卡塞尔下订单,用阴暗中令人防不胜防的力量来让各路恶徒束手就擒。

 

万不得已,他们还会直接动用最终手段——就地正法,通过那些生存在阴影里的杀人者之手。

 

作为交换,他们也不能动卡塞尔的人,先不说有没有相应的人手,光是这样一个系统完善的杀手组织,让整个L市大乱十回都绰绰有余。

 

况且尽管上面人不说,他们这些小警察心里也都清楚——

 

跟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作对,还要不要命啦?

 

其冒着生命危险去抓捕这些平日里根本不会搞什么状况的家伙,还不如尽其所能地利用他们。

 

总而言之,连警方都默认了他们的存在,整个L市可以说有一半是掌握在是卡塞尔的手中的。

 

想着想着,徐岩岩走了神,他莫名想起来,上次的同学聚会,那个高中时期一直是大家笑柄的衰仔又没有出现,据说是联系不上。他还是觉得有点遗憾的,毕竟少了这么一个人,同学聚会上都少了些笑点。

 

这么一说,那位“此僚当诛”榜上常年第一的学长,好像也很久没参加同学聚会了,不知碎了多少曾经暗恋他的少女心。

 

神游的徐岩岩茫然地望着眼前看不穿的雨帘,不由感叹幸亏一年前他们将代号“奥丁”的大毒枭顺利抓获,不然今年的雨季必定又会掀起腥风血雨。

 

一年前那样激烈的大场面,估计一辈子也只会有这么一次了吧。他没少和新进来的小警察们吹嘘,自己也参与了那一次可以算是史上最大的抓捕行动。

 

那时候也下了很大的雨,让人感觉似乎周边十个城市一个月加起来的都不如那时的L市三天的降雨量。别提能见度了,一眼望出去全是水,地上的积水和闪着光的雨水都分不清楚。

 

那时的徐岩岩被分配了蹲守任务,等着目标“奥丁”来到既定地点实行抓捕。他并不清楚上面人跟卡塞尔的交易内容,他只是听从了指示带着人手藏在了高速公路两边的树林里。

 

没想到,到了计划时间,一辆白色的迈巴赫如利剑一般划开了雨幕,引擎的轰隆声就像是野兽的咆哮回荡在空无一物的高速路上。

 

它的身后,无数漆黑的摩托车紧紧跟随,仿佛啄食腐肉的不祥的鸦群。车队的最后,同样浑身漆黑的劳斯莱斯无声无息地行驶着。

 

迈巴赫停下了,身形笔挺的男人站在雨中,镇定地面对着无数身着黑衣的A级杀手。

 

徐岩岩看不清男人的样貌,资料上只显示了杀手的代号叫“村雨”。可他却在男人往他的方向一瞥之后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黑暗的雨夜里,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的杀气锐利无比,如同妖刀直取心脏。

 

顷刻间,战斗便已开始。男人拔出武士刀,闪着寒光的刀锋在劈开雨幕的同时也划出了一道又一道血花,在浓重的夜色中艳丽无比。刀刃上堪堪染上的红色,瞬间就被雨水冲刷而去,寒光依旧。

 

黑衣人一个一个地倒下,又一个一个地冲上,毫不畏惧男人手中那银色的刀光。他们对同伴的死亡熟视无睹,只会抓住一切机会将手中的刀刃或子弹送入目标的体内,哪怕是把自己的生命往刀锋上送去!

 

“这些不要命的疯子。”徐岩岩不由自主地喃喃道。他并不看好“村雨”和这些A级杀手的对决。

 

人数,永远是最难打破的劣势,哪怕是A+级的“村雨”,也会被这些不祥的乌鸦吃得一干二净。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过去了……看着眼前这场战斗的徐岩岩算着时间,不禁心惊肉跳。

 

就像那些黑衣人源源不绝地出现那样,代号“村雨”的年轻杀手也接连不断地冲杀着对手的围攻,武士刀上的血迹连雨水都来不及冲刷就被新的血液覆盖。

 

只是,他的身上也早已不是完好,被利器划破的西装里缓缓渗出了红色,滴落并融入了这场无穷无尽的大雨。

 

哎呀!这该如何是好呢?!看着“村雨”占了下风,并且黑衣人们仍旧不停地从后方涌入,徐岩岩犹豫着,要不要趁现在两方混乱直接把“奥丁”抓获。

 

可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奥丁”对自己带来的人手极有自信,不仅没有逃走,甚至没有从那辆漆黑的劳斯莱斯中探出头看一眼局势。

 

更重要的是,他被五十多个手下护在中央,层层叠叠,连一只苍蝇都无法靠近他的车,更遑论抓捕他。

 

就在连他们警方都毫无办法、准备呼叫支援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一架直升飞机径直飞到了高速公路的上方,悬停着打开了舱门——

 

黑色的枪管露出机外,下一刻便闪出了火花。

 

徐岩岩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就看见几个黑衣人额头上开出了大朵大朵的血花。“村雨”也一脸震惊地仰头看向头顶上印着半朽世界树的直升机。

 

哪怕似乎时间都停止,那把黑色的狙击枪仍在不断地放出子弹,短短的一瞬,年轻杀手身边的黑衣人就已经死伤见半。“村雨”也从震惊中回过了神,开始在黑衣人包围的缺口处快速突杀。

 

两分钟后,直升机下降,瞬间夺人性命的枪管也收了回去。半空中跃下一个黑色的身影,立在“村雨”的身旁如同他的影子。

 

可徐岩岩很快就明白过来:他才是这场战斗真正的主角。

 

由于距离和雨水的干扰,他看不清那人手中的武器,仅能从枪口喷发的火焰判断出是某种大口径手枪。

 

他也看不清那人扣动扳机的动作,仅能听见毫无间隙的枪声混杂在响彻天地的雨声中,枪口每喷射一次火舌,必定会有一个黑衣人倒下。

 

“村雨”疯狂地挥舞着妖刀,将雨水连同人的身躯一起斩断,而他的背后和死角有着另一双眼睛——他的枪口所向,无人能敌。

 

而每当有黑衣人近了那人的身,都会有一道飞扬的鲜血从黑衣人的手腕喷出,隐隐可见那人手中一闪而过的银光。

 

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了,形势竟渐渐地被改变了——黑衣人们不再贸然上前,而仅仅是隔着几步的距离观望着仍处在战场中心的两人。

 

徐岩岩正在心底大吼“好时机”,便被一阵热浪掀倒在地。等他再次站起身,就彻底傻了眼。

 

“奥丁”所处的后方,早已被炸成了焦黑一片。漆黑的劳斯莱斯狼狈地侧翻在地,一群手下转眼间就成了焦土。

 

一边指挥着人手冲上去逮捕“奥丁”,徐岩岩一边观察着战场,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在直升机的下方多了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

 

此时,在法拉利敞开的天窗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扶着巨大的炮筒,红色的发丝在风雨中尽情飘舞。

 

连火箭炮都有吗?!徐岩岩忽然就觉得,不跟这些人为敌真的是个十分正确的决定啊!

 

然后他们顺利抓到了大毒枭“奥丁”,等回过头去,红色法拉利、白色迈巴赫和卡塞尔的直升机都已经无影无踪了。

 

啊,如果能认识那些杀手的话,又能跟新来的女警察们吹嘘一番啦!接到任务的徐岩岩不得不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最后感叹了一句就钻进了警车。

【原创】By your side 楚路 one

By your side

——与你并肩

 

 

CP: 楚子航X路明非

出自江南《龙族》

双杀手梗,无相爱相杀

生日还是要吃点甜食的!

 

小衰仔生日快乐!!

 

 

One.

 

“什么?!又是给他俩的任务啊!”

 

他只是一个传话的小警察,并不明白眼前这个看似邋遢、实际上却是黑白道里都赫赫有名的情报贩子口中冒出的抱怨的缘由,只得愣愣地望着那一头油乎乎的金发。

 

“他俩的任务以后别找我!!”芬格尔大手一挥,一边恨恨地咬牙切齿,一边敲打着电脑键盘,将方才收到的消息通过无数个隐藏IP发到了一个前两天刚注册的新邮箱里。

 

干完了正事儿,情报贩子扭过头看向依旧一脸茫然的年轻人,以不可思议的手速从乱七八糟的抽屉里抽出两张钞票塞进他的手里,接着便把头扭了回去。

 

“帮我去对面肯德基买两个桶,两个巨无霸套餐,薯条不要番茄酱。”

 

目送小警察欲哭无泪走过马路的身影,芬格尔啧啧两声,现在警方的人手真是越来越不够看了,连这样小羊羔一样的角色都敢派来和他接触。

 

不过,某人当初好像也是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羔啊?

 

正想着,电脑发出了邮件收到回复的“嘀”声,他瞥了一眼邮件内容,轻轻地“切”了一声,却又不由自主地磨了磨牙。

 

Nidhogg: 收到芬狗。(比中指)

 

杀手榜排行第一了不起哦?!有男朋友撑腰了不起哦?!

 

芬格尔用鼠标狠狠戳在杀手排行第一栏的“Nidhogg”上,似乎正用自己惯用的匕首将名字背后的人杀得屁滚尿流,戳了两秒鼠标下移,放到了下一行的“村雨”上,狠了狠心却还是没敢戳下去。

 

开玩笑,跟衰仔他还能耍耍嘴炮,毕竟对方也不会出手,跟那个面瘫耍嘴炮,脑袋下一刻就飞了吧!!

 

芬格尔光是想想那双瞪着他的黄金瞳,气势立刻就下去了。

 

他不是怕村雨,也不是怕死。拼命他又不是没拼过。

 

但是他一个吊儿郎当的情报贩子,最不对付的就是那种明明自己是杀手、却总是一身正气地正视着你的家伙。

 

而且要命的是,他正视你,不意味着他会放你一马,他只是会不动声色地把你的一切退路用手中的妖刀斩断。

 

刚才那个小跟班听了他对那两人的抱怨,一定会以为他们之间有嫌隙吧。

 

开玩笑!有嫌隙的话他还老任劳任怨地帮那两人的任务擦屁股!!他难道是个抖M吗?!

 

不过是因为自己一只单身狗看不惯那两人连接个任务都得秀一把恩爱的样子罢了。

 

虽说如此,他还是一直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从年少热血的新人成为现在所向披靡的模样。

 

看着小衰仔慢慢爬上杀手界的顶端,看着他在那如骤雨般密不透风的追杀中拼死带出了他的师兄。

 

看着截然不同的两人慢慢向对方靠近,最终并肩而战。

 

小警察拎着大包小包从肯德基回来的时候,映入他眼里的是平日里一直以吊儿郎当面目示人的情报贩子难得一见的深沉模样,衬着百叶窗缝隙中漏下的夕阳竟多了份沧桑。

 

“来了是吧。”可惜下一秒,那张明显有着日耳曼人血统的帅脸上就换上了一直以来的漫不经心,他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表示好走不送,“没其他事儿就放下东西,该回哪儿去回哪儿去。”

 

欲哭无泪的年轻人并不知道,他前脚刚刚离开,芬格尔后脚就开始了工作。他捋了一把脏兮兮的刘海,心想,又得熬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