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龙族楚路】铲屎官小剧场

写在开头:江南龙族同人

CP:楚路

开始开荤段子了嗯!!

我才不会承认我写正文是为了这个小剧场!!

OOC,OOC,OOC,警报

纯粹图个开心~~




铲屎官是猫的所有物

 

路主席最近总是很累。作为秘书的伊莎贝拉经常能看到他在自以为没人的时候捶打自己的后背和腰部,她也曾出于关心问过主席是不是任务中伤到了腰背,却收到了否定的回答。

 

嗯,好像她知道原因了。伊莎贝拉注视着路明非泛红的耳尖和楚子航脸上难得的笑意,以及两人看似推推搡搡实则打情骂俏(划掉)的动作,娇俏的脸上缓缓绽开一个蒙娜丽莎的微笑。

 

来,让我们把镜头拉回诺顿馆里的总统套房……好啦想啥呢?!路明非和楚子航他们住得不就是总统套房吗?

 

此时,路明非刚刚肝完因为上一次近两个月的任务而耽搁了许久的各种文件和报告,觉得自己都能像一张纸一样被风吹起来。他揉了揉酸痛的腰,感受了一下大腿肌肉的惨叫,不由得感到生无可恋。

 

毕竟因为两个月的任务而耽搁的,不只有文件和报告,还有谈恋爱。

 

其实他和楚子航都不是什么柏拉图式恋爱者,两个正当青年的男人要干起来也肯定不会只是擦枪走火(芬格尔语:那根本就是天雷地火。)。在他们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准确来说是楚子航告白而他接受了告白之后不久,他们就抱着好奇和学习态度一起——

 

看了一次哔片儿。

 

当然他们也实践了。第二天一早骚包校长和猥琐副校长就发来了贺电——

 

“明非啊你们家的猫是不是发情了啊?叫了整整一夜!”——剑桥折刀

 

“高(和谐)清无(和谐)码片源,不同姿(和谐)势各种情(和谐)趣,要吗?(笑脸)”——守夜人

 

雪球看着卡塞尔论坛,表示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昂热你真的够了你养了我最起码有十年你难道不知道我有没有发情期吗?!况且一只流着龙血的猫你倒是告诉我我向谁发情啊?!!

 

弗拉梅尔我也不指望你会说什么正常的话但是能不能稍稍挽救一下你炼金术大师的形象啊你不要脸秘党还要呢!!!

 

她用猫爪捂了捂脸,总觉得这一代学生出神经病比较多大概是因为被大神经病们带的?

 

回过头瞅了眼把过了一小时依旧能蒸蛋的脸埋在被子里不肯出来的路明非和轻声细语安慰他的楚子航,雪球觉得自己的视力好像有点儿太好了。

 

不然她怎么会把路主席通红的耳朵和脖颈上红色的印记看得那么清楚?

 

喂喂喂我是只猫,不是狗啊。雪球一脸大写的冷漠。

 

结果就是,路明非那一周里都必须用遮瑕膏把属狗的狮心会前会长留下的痕迹盖住,而且尽可能穿高领的衣服,在夏日的阳光下如一个智障般走过校园。

 

想想都会(哔)一紧,路明非想起某人黑暗中显得格外强势的黄金瞳,心里是崩溃的。

 

不行不行,今晚不能再来了,他可不想第二天论坛置顶的会是“学生会主席纵欲过度惨死家中”……

 

不过,虽然楚子航基本没人能拦得住,他还是有办法躲过一劫的。路主席低头看着蹭着自己西装裤的小白猫,产生了孤注一掷的错觉。

 

“路明非,今天……”

 

“诶诶诶抱歉啊师兄!!今今今今天雪球又上床睡了!!”

 

楚子航有些茫然地看着卧在双人床正中间的那一团白色,又无奈地看了眼小衰仔躲躲闪闪的眼睛。他取下黑色美瞳,黄金瞳比昏暗的小夜灯还要明亮,在路明非的眼里,他家师兄正满眼杀气地和自家猫咪对峙。

 

雪球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舔了两下身上的毛,一双淡金色的猫眼望向站在床前杀气腾腾的楚子航,轻轻一挑眼角,目光里竟是带上了挑衅和不屑。

 

“啊那个……师兄你别生气……雪球她就是只猫……”小衰仔还是犯了点儿怂,他躺在雪球身边一边给自家主子顺毛,一边安抚自家师兄,“不是有句话说,铲屎官都是猫的所有物吗?师兄别跟她一只猫一般见识啊……”

 

路明非面上略带为难,目光诚恳无奈,看着的确是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可实际上,他心里早就乐翻了天——

 

自从有一次雪球执意要和他们睡在一起、而且还一定是两人中间,他就发现狮心会前会长即使态度强硬面目冷漠也没办法让一只猫从她选定的睡觉地点挪窝儿,能够拔刀砍死侍的杀胚却对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猫毫无办法。

 

现在路明非内心的弹幕一定刷满了“计划通”三个大字。

 

所以他没注意到,楚子航皱了皱眉靠近了床上的白猫,两双黄金瞳之间几乎可以看见相击的电火花。楚子航伸出一根手指在雪球眼前晃了晃,见她依旧一脸高冷不理不睬,又比出了剪刀手。

 

雪球瞥了一眼他的手势,还是做出一副打死不动弹的样子,只是毛茸茸的尾尖却开始来回扫动。

 

楚子航眼神一动,收回了原本的两根手指,又缓缓地比出了四根手指,黄金瞳静静地盯着猫咪一瞬间亮了起来的金色猫瞳,忍不住微笑起来。

 

路明非还在内心仰天长笑,只听得一声干脆利落的猫叫,低头一看,自家主子竟然不慌不忙地跳下了床,迈着优雅的猫步向自己在客厅里的软垫走去。

 

“诶诶诶诶诶!这这这这这这……!”

 

楚子航揽过已经惊悚到结巴的小衰仔,心满意足地堵住了那张还想继续吐槽的嘴。

 

房门无声无息地关上了。

 

雪球在软垫上梳理着毛发,一双猫眼淡淡地扫过正不断传出各种奇怪声音的卧室,心底冷笑出声——

 

铲屎官是猫的所有物。

 

所有物是可以拿来做交易的啊,路明非。

 

明天又有四块儿三文鱼腩可以吃了,正好补偿一下我受伤的小心灵。雪球最后望了一眼卧室的雕花木门,把头埋进尾巴里闭上了眼。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