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龙族楚路】要幸福啊!铲屎官!(一)

写在开头:江南龙族同人

CP:楚路

只是想写铲屎官的日常。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原著


卡塞尔学院里一个普通的秋日早上,高大的法国梧桐在一阵凉风中“哗啦啦”地向下掉着叶子,像是中国南方小城的夏季里经常会下的瓢泼大雨。几只松鼠时不时从树洞里探出红棕色的小脑袋。


诺顿馆二楼的窗边,有一个男孩儿正半合着眼睛往外面瞄,一副没睡醒百无聊赖的样子,只是他身上那做工精致的衬衫、镶着翡翠的领带夹和意大利名匠世家的皮鞋,让正常人看到会觉得这是一个上着课走了神儿的有钱人家的年轻少爷。

 

先不说外人其实看不见那衬衫领子下面黄金的领撑和手腕上隐藏在袖子下面的劳力士限量版皮带表,即便看见了,他们也只会认为自己太过低估这个男孩儿家里庞大的财力罢了。如果告诉他们,这个男孩儿从头到脚的这一身装备都是“学生会会长”的标配,不知会不会有人的下巴掉下来安不回去。


实际上,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会的确是个财大气粗的学生组织,这得归功于上一任学生会主席——他现在已经是意大利实力最雄厚的豪门家族的代理家长了。然而,虽然上任主席已将自己的宝座转交给了现任,但是他那不豪奢不成活的消费理念早已刻印在了学生会的各个角落里。


于是,这就是为什么路明非需要在周六一大早穿的跟准备参加皇室晚宴一样出现在诺顿馆的会议厅里。


哦不,还缺了个原因——学生会各部长要求在早上举行会议是为了争论应不应该在今年的圣诞晚会上用Moet & Chandon 的香槟雕刻一座金色的冰雕,当然如果这个策划通过了,他们还要再为女士们雕一座粉红色的。


“老大啊,看看你骄奢淫逸的部下们!”路明非偏着头听着各部门部长争执不休,对这种挥金如土的行径暗暗地磨了磨后槽牙,内心早就刷满了各种骂土豪的弹幕。


不过,因为他也算是被资本主义荼毒已深的“受害者”,所以他也并没有出言阻止这个策划的讨论,反正掏的又不是他的腰包。想着想着,路明非又偷偷用手遮着脸打了个呵欠。


嗯哼,有点想念家里的床和师兄的怀抱了。现任主席完全没发现,自己在自家会议上挂念着对头狮心会的老大这事有什么不对。发了会儿呆,他还是憋不住了在桌底下掏出了手机,开始给师兄发短信。


【师兄,中午一块儿去食堂吃吧,今天好像有糖醋里脊!】


没几分钟,那边就来了回复:【好,我去找你。】


即使带上标点才短短七个字,路主席还是咧着嘴无声傻笑起来,像是偷吃到了罐子里糖果的得意小孩儿。他瞅了眼屏幕上的时间,刚刚还笑得有点儿小奸诈的表情就如同被戳破了的气球那样瘪了。


现在才十点整,还有整整两个小时才到中午。他一下子没了动力,顿时亲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像6个月前那样任性地翘班出逃了,那样惊心动魄的冒险,人生中有一次就够了。而且他也不想自己只是个挂名的主席,在其位谋其职,老大这么看重他,他也应该好好回报老大的心意。


“主席,你看怎么样?”


“诶?什么?”正在半空中神游的脑中小人被强行拉回地面,路明非有些茫然地望向认真询问他意见的伊莎贝拉,脸上被窘得泛红。


女秘书仅仅是眨了眨她漂亮的眼睛,没有责备,没有抱怨,耐心地向他重复了一遍问题,得到了答复便开始干净利落地分配各部门负责的事务。


路明非悄悄摸了摸脸,试图让脸上的红色退下去。伊莎贝拉眨眼时卷翘的睫毛像是翩飞的蝴蝶,可他却回忆起了每天晚上他面对的人,想起了那人略偏阴柔的俊秀五官和浓密纤长的睫毛。


当年他要是看到自己以后会有数楚子航睫毛的一天,他绝不会想知道女孩子们卧谈会的内容的!简直太羞耻了!总觉得自己会被仕兰的妹子们追杀三天三夜!!


脑补了一下柳淼淼苏晓樯等仕兰软妹子面目狰狞如僵尸攻城般向他狂奔而来,已经与4个龙王级对手血战过的路主席还是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主席,会议结束了。”伊莎贝拉整理好桌上的材料,等到所有部长都离开了会议室才站起来把垂下脸颊的发丝绕到耳后,淡定地看着如梦初醒一脸懵逼的主席大人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向着门口百米冲刺,又看着他在会议室的红枫木门前慌乱地刹住了车,哭丧着脸回头望着自己,“等等,主席,执行部部长施耐德教授找您。”


刚刚满心都是即将见到师兄的喜悦的哈士奇还没来得及爆发洪荒之力就被现实的冰桶挑战浇回了那个可怜兮兮的衰小孩,失望的表情就像被踢出家门的小奶狗。


伊莎贝拉双手紧攥着纸张,在主席总算挪出了会议室大门的那一刻,“噗嗤”一声忍俊不禁。主席到底是有多喜欢狮心会前会长啊,她憋着笑从心底感叹。


另一边,楚子航正走出中央控制室,身后是无数数据流被诺玛浏览的电子音和少数执行部成员谈话的声音。他打开手机,不出意料地见到路明非一分钟前发给他的短信:


【师兄,我有紧急任务,不能陪你吃饭了……你自己去吧,我到了目的地再发短信给你。】


楚子航顿了顿脚步,变了个方向继续走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过:


【好,知道了。注意安全。】


手机放回口袋里,他尽力忽视内心升腾而起的酸涩感,迈开步伐走向诺顿馆。自从路明非接任学生会主席之后,他就住在了诺顿馆里,在那里他拥有自己的一个总统套房式的房间。


现在,那里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楚子航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温和的笑意:“雪球,我回来了。”


没有听到回应,他知道这是正常的,所以并没有着急,而是不紧不慢地套上拖鞋,到厨房把昨天吃剩的扬州炒饭端出来放进微波炉,然后才拿出一小袋木鱼片和鲜鲑鱼,准备做猫饭。


十分钟后,楚子航关掉电磁炉,把猫饭晾凉了才走出厨房。他走到两人的卧室,勾起嘴角来到洒满阳光的窗台边,轻轻地用指尖戳了下白色的小脑袋,“雪球,吃饭了。”


小猫扭过头看着他,淡金色的猫眼里倒映着他难得的微笑,片刻后又将视线转回了窗外,专心致志的模样就像在等什么人。


“明非今天有任务,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楚子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向这个小家伙解释为什么路明非不回家,就像她能听懂自己的话似的。


也许,他也想说服自己不要太想念那个人。


雪球又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喵”了一声就跳下窗台往餐桌走去,楚子航跟着她也出了卧室。一人一猫走到各自用餐的位置开始享用午饭,少了某人吐槽的声音,吃饭变成了格外安静的活动。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