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さよなら——再见(Wish you.....后续)3(1)

Chapter  Three   遗言


 


【To娜娜莉,咲世子,柯内莉亚】


 


她整理好身上的衣物,细心地抚平每一个褶皱,一抬头就看见了镜子里两眼红肿的自己。见黑发的女仆出现在自己身后,她温柔的笑笑,苍白的脸色却不小心表露出了她的勉强。


“咲世子,准备好了吗?”


推开门,紫红长发的皇女美艳的面容上尽是严肃。拉过她的轮椅,被自己称作皇姐的女子动作轻柔的抚了抚她的头顶,帮她梳理漏下的几缕碎发。


“走吧,娜娜莉。”


她们今天要去看望林。


自从知道了林的病情,她就一直不敢再见林一面。


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在那个女孩的面前泣不成声。


她用了整整3天,才好不容易将情绪平复了下来。


或许,相比哥哥死去时自己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来接受事实,自己也变坚强了一点吗?


娜娜莉微笑里掺进了苦涩的味道。她知道,自己其实一直以来都比那两个承受了一切的人要软弱太多太多。


自己是做不到的,和最爱的人一起制定杀死他的计划,并且实行。


相比被杀死的人,亲手杀了人又被留下来的人才更加痛苦。他们必须背负着沉重的罪孽直至一生的终结。


可是,等她真正懂得了这一点的时候,那个背负着无数罪孽和愿望的人却用自己的鲜血偿还了他给予这个世界的悲伤。


而另外两个人,则默默地背起了那个人的十字架,步履蹒跚地、无悔地继续向前走去。


“叩叩”,柯内莉亚敲门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惊醒,她急急忙忙收好自己所有悲伤的情绪,挂上温暖的笑容。


迎着打开门时卷起的微小气流,娜娜莉看见女孩的黑色短发轻轻地扬起,红色的眸子里流露出喜悦。


只是,那身不合身的病号服和明显消瘦了的脸庞却让她差一点点就流下了眼泪。她抓紧轮椅的扶手,尽力对女孩扬起最美丽最温暖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林。你还好吗?”


女孩将她的手从扶手上轻轻拉离,无比轻柔地包进了她的掌心。虽然因为身体衰弱的缘故,那只手瘦得骨节突出,并没剩多少肉了,但仍然带着如同阳光般的热度,让娜娜莉冰凉的指尖渐渐温暖起来。


“我没事,娜娜莉殿下。”


轻描淡写的话语却让她不由得紧了紧握着女孩手掌的手,淡紫色的眼睛里忍不住泛起了水光。


没事?怎么会没事?


明明一直强忍着疼痛。


明明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为什么,你却还是不肯向我们表露出一分一毫?是因为我们,太软弱了吗?


“不是的。”


仿佛看穿了她心里所想,女孩温柔地微笑,回答的语气坚定而柔和。


“娜娜莉殿下,我有一件事想要托付给您。”


抬起早就盈满泪水的眼睛,娜娜莉泪眼迷蒙地看着女孩暖色调的眼,褪去了稚气的脸上闪现着迷茫。


“我想要拜托您,以后每年陪朱雀去一个地方……”


 


林轻拍着整个人抱着自己放声大哭的女孩,平静地安慰着悲伤得不能自己的她。亚麻色长发卷曲的发梢,在女孩娇小的身上不断地一颤一颤。滚烫的眼泪落在她的颈侧,浸湿了一大片衣衫。


林看向咲世子,点点头,将仍在抽泣的年轻女皇放回了轮椅,用手指细细的拭去她脸上恣意流淌的泪水。


“咲世子,以后娜娜莉殿下,就拜托你了。”


“我会的。请不要挂心。”咲世子掩不住脸上忧郁的神情,用日本人一贯的隐忍和含蓄表达了自己的难过。


林以微笑表达了感谢,然后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向随行的柯内莉亚。


“咲世子,你先带娜娜莉殿下出去,我和柯内莉亚有话要说。”


女总督用疑问的眼神盯着这个与自己死去的皇弟极为相似的女子,却只看到她脸上矛盾的神色。


漆黑如同夜色的发丝,衬着那白皙的肤色,就像是那个高贵的皇子又坐在了她的面前。


只是那双血色的、曾经被皇宫中喻为不祥的双瞳,还有右眼上狰狞撕裂的伤疤,却将她和那个俊美的少年完完全全的区别开来。


“……你想说什么?”


一直以来在她面前都是一副不容践踏的高傲姿态的女子,却将目光游移了片刻才直视上她的眼睛,平日里的锋芒和锐利被她那双色彩艳丽的眼眸不露一丝一毫地收敛在了目光深处。


“柯内莉亚,你很恨我吧,也很恨他。”明明应该是问句,却用了不容置疑的陈述事实的语气。


“因为我和他杀死了尤菲米娅,所以你会恨我们。”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如果想要继续恨着我和他,就随你喜欢好了。可是——”


听到女子话锋一转,柯内莉亚刚低下头就对上了女子纯粹而坚定的眼睛,让她想起了过去妹妹执意选择枢木朱雀作为自己的骑士时的眼神。


“请你不要把仇恨置于娜娜莉殿下和朱雀身上,他们两人跟尤菲米亚的死没有一点关系。”


在女子血红的眼里,她看见了自己默然的表情。


“哼!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柯内莉亚用一声冷笑打破了沉默,言语中无不流露出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场,“娜娜莉也是我的妹妹。而朱雀,他是尤菲亲自选中的骑士,虽然对他没能保护好尤菲还不能释怀,但是我并不会恨他。”


林的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随即嘴角弯出了一个细微得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弧度。


“谢谢。”


“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我就走了。”就在柯内莉亚拧开了病房的门,准备跨出房间的时候,窗外吹来的风将女子剩下的话语送到了她的耳边——


“请你好好的保护娜娜莉殿下。”


呵,那是当然。


将女子追随着她的视线阻挡在房门之后,女总督甩动着紫红的长发离开了,脚步沉稳,就像战场上运筹帷幄的将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