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さよなら——再见(Wish you.....后续)2

Chapter  two   倒计时

 

“为什么?”

 

身穿紫色礼裙的人听着男子声音里透着淡淡恼怒的质问,无奈地在心底暗叹一声。普通男人会像这家伙一样这么直接么……

 

她转过身,面对被紫黑色的面具遮住了一切表情的男子巧笑嫣然,甚至还有恶作剧过后的小小的得意。

 

“我喜欢而已,没别的。”

 

见男子又一次沉默,林一边极力若无其事地微笑,一边忍耐着被面具下那双染上怒火的碧绿色眼眸死死盯住的炙热感。其实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借口太过拙劣,但她也不知道,除了装傻她还能做些什么。

 

毕竟,还不到告诉他的时候……虽然自己时间也不多了……

 

送林回到她的房间换衣服,朱雀就打算回书房处理一些未完成的政务了,等舞会结束后,他才能和娜娜莉私下聚会。

 

而且,他也想冷静一下自己的脑袋。虽说如此,只要他一想到她在舞会上出现时光彩照人的样子,那股无名火便又卷土重来,蔓延了他的大片心海。

 

他不懂,林为什么要故意用和那个人一样的装扮参加舞会,又为什么要对他邀舞?是为了嘲笑他?还是只是一时的兴起?

 

朱雀顿时心底升上一种难以摆脱的无力感,他似乎永远看不透那个女子的想法,就像他也看不透那个人的想法一样。

 

就在他为自己的一无所知抓狂的时候,警报器尖锐的蜂鸣刺破了皇宫的寂静,象征危险的红光让华贵的墙壁上泼上了浓重的血色。朱雀转过头,只见纪田亚衣提着长长的裙摆向他跑来,神色紧张。

 

“zero大人,有人入侵皇宫!”

 

两人一边干净利落地解决途中遇见的几个侵入者,一边快速地向林所在的方位移动。朱雀心里明白,娜娜莉身边有柯内莉亚和修奈泽尔,不会有什么危险,再加上并没有人主动来袭击自己……那么,有危险的只有……。

 

当他们来到刚才和林分开的地方,入眼的是两个全副武装的高大男人躺在地板上东倒西歪的惨状,还未脱下紫色裙装的女子镇定得一如往常,在他和纪田亚衣的眼里印下一道细长的阴影。

 

“林,没事吧。这些家伙……是佣兵吗……”朱雀细细查看着昏迷的两人身上精良的装备,沉吟着做出了判断,“这些人,就交给杰雷米亚吧。他会查清楚他们的身份的。”

 

“……林?怎么了?受伤了吗?”

 

没有听见女子一向略带慵懒的回答,他疑惑的抬头看向一直背对着他的好友,却见到她忽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单薄的身体颤抖得像是秋天里瑟瑟的落叶。

 

下一刻,林深紫的身影就在他愕然的目光中飘落而下。

 

 

 

“你说什么?!你说林的生命……只剩下2个月?!”

 

“是的。她的内脏和身体内其他的组织结构在半年前就开始衰弱了,这种衰弱似乎是遗传基因里就决定了的。因此无法对她进行治疗。”

 

经验丰富的医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原本看惯了生死的眼睛里却闪烁出些许不忍。只是,他仍是保持着冷静的语调阐述着患者的病情。

 

“如果不进行器官移植……她的全身器官和组织将会在2个月内全部坏死,然后患者便会脑死亡。”

 

“在她身体不断衰弱的过程中,内脏功能的衰退会给她带来无法言喻的疼痛,直到死亡。”

 

面对正义化身的沉默,医师叹了口气,“其实,即便成功进行了器官移植,她的寿命也不会超过30岁,毕竟她的基因决定了她身体的机能会逐渐消退。器官移植……只不过是延命的方法罢了。”

 

戴着紫黑色郁金香面具的人无言地走出诊疗室,有些呆滞的走向林的病房。他其实并没有听清医师作出的诊断和感叹,他的脑袋里乱哄哄的,像是有无数的枪炮在里面轰鸣,只有一句话清晰地浮现——

 

她的生命……只剩下2个月了。

 

朱雀停在病房门前,透过明亮的玻璃望着坐在床上安静看书的女孩。宽大的天蓝色病号服罩在她原本就比普通女孩子更加纤细的身体上,显得不太合身,让她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加瘦削。

 

林的身材,与其说是女孩子普遍的苗条,不如说是纤弱。明明身体像是风中被吹伏的蒲草,心却又像是钢铁铸成的那般刚劲,连最强的风暴也无法撼动她的意志。

 

朱雀这才发现,原来连身材纤瘦、却意志坚定这一点,林都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啊,他们跟他,真的完全不同。不像自己,虽然身体强健得堪比野牛,心灵却总是那么软弱,连刚才那小小的噩耗,自己都感到无法接受。

 

他自嘲,嘴角却怎么也弯不起来。

 

脑海中忽然蹦出了医师说过的一个词“疼痛”。在回想起那整句话后,朱雀望着女孩专注于书本的安静神情,心底倏地泛出阵阵刺痛。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他知道了那个人一直以来的心意之后,他在林的怀中放声痛哭的时候。

 

她,是用怎样强悍的意志,将那近乎蚀骨的疼痛尽数隐藏在自己的笑容之后的?朱雀想,也许她是习惯了吧,习惯了忍受疼痛,习惯了在疼痛中细数自己余下的时间。

 

攥紧胸前的衣料,他觉得林的痛楚正一点一点的转移到他的心脏上,让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踌躇了好一会,朱雀才终于推开了病房门,迎上了幼时好友带着笑意的目光。他看着她红色的眼眸,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林,医生说,你……”

 

“我应该没有多少时间了吧。”

 

听见女孩平淡得像在谈论今天天气的语气,朱雀睁大了眼,随即脸色便沉了下来。

 

“2个月。”

 

“哦。比我想象的要多。”

 

“你其实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

 

“嗯。只是我不知道能撑多久。”

 

“那么……”朱雀动作粗鲁地扯起在床上坐着的人的衣领,碧绿色的眸子里怒火将围绕在身边的低气压爆发出来,他咬牙的声音即使隔着面具也清晰可闻,“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早一点告诉我的话,说不定我就能救你!你也是,他也是,都这么不信任我吗?!你就那么想一个人静悄悄的死掉吗?!”

 

面对朱雀积蓄已久的失控,被粗暴对待的女孩只是直视着黑紫色面具下的那双绿色眼眸,脸上的表情镇静而坦然。

 

“是的。”

 

被狠狠摔回床上,林静静地看着在世人面前永远冷静高尚的救世主愤怒地甩门而去。等到连墙壁和地板的震动都消失殆尽了,她才翻开被男人打掉的书继续阅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