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さよなら——再见(Wish you.....后续)1

Chapter  One  幻梦

 

纪田亚衣听着前面的人接连不断的咳嗽声,心底渐渐泛上些微的担心。她在上司身边做事也已经有将近五年了,却几乎从没见到她的上司生过病,连受伤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队长,您没事吧?是感冒了吗?”

 

可这是夏天啊。亚衣下意识地望向了窗外,金色花瓣的向日葵挺着圆圆的花盘,随着清风轻轻摇摆。

 

她记得,那些花都是自己的上司命令园丁种的,还特意种在了zero大人书房阳台外面的花圃里。偶尔她替void送文件给他时,会见到那位大人望着金色的阳光和花海默默出神。

 

“没事,只是最近累了点。今晚女皇生日宴会的准备做好了吗?”

 

“啊,是!”急急忙忙拉回自己又一次跑了十万八千里的心神,她在回答了上司的提问后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那个……女皇陛下说,这次的聚会她想换一个形式……”

 

“换一个形式?”

 

“是的……陛下说,她想举办一次假面舞会,出席人员必须佩戴面具。”

 

察觉到上司的沉默,亚衣说完女皇的要求就不敢出声了。她不知道,坐在她面前脸戴面具的女子的心里却是另一番心思。

 

“我知道了。过一会儿你就将所有请柬送给受邀之人,记得给zero大人也送一份过去。”

 

“可是,zero大人不是……”从来不参加任何公开派对的吗?

 

“女皇的生日舞会,他会去的,你只管送去请柬就好。”

 

“嗯。那我先告辞了,队长要保重身体啊!”

 

亚衣没注意到自己在听到“zero会去参加宴会”时雀跃了不少的语调,也没注意到上司面具后若有所思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直到她离开房间。

 

林起身走到浴室,平静地用水冲洗掉了手掌上刺眼的血色。

 

今晚的帝都,彩灯高悬,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皇宫里,布里塔尼亚第100世皇帝娜娜莉·vi·布里塔尼亚的21岁生日聚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每个入场的人身着华服,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走到年轻女皇的面前恭敬行礼。女皇端庄的坐在轮椅上,浅紫色琉璃般的眼睛透过金色的假面流出笑意。

 

紫红长发的皇女和金发紫眸的皇子立于女皇的身侧,更是增添了皇室的威严。

 

看着人开始变得多起来的会场,娜娜莉露出喜悦的微笑,但在看到那个孤零零靠在墙边的黑色身影后,又轻轻地一叹。

 

她这次故意举办一个假面舞会,就是想让没有办法在其他人面前脱下假面的他也能享受节日的快乐。曾经米蕾会长说过,节日对于人来说是必要的。因为那是能让人忘记暂时的苦痛和难过、能让人尽情享受人生快乐的时间啊。

 

可是,到头来,她仍是没办法让那个人开心起来。

 

柯内莉亚望了眼时间,示意年轻的女皇舞会可以开始了。娜娜莉没有在人群中找到另一个她熟悉的人,只能带着隐隐的失望收回了搜寻的目光。

 

“今天,很感谢大家来为我庆祝生日,我感受到了大家真挚的祝福。接下来,希望大家可以享受舞会的时间!”

 

随着音乐声在整个大厅响起,舞会正式开始,一对对舞者走入舞池,盛装和假面在灯光下五光十色。

 

朱雀倚着墙壁,透过紫黑色的面具望着欢乐的人们,碧绿的眼里闪过歉意。

 

他不是不知道娜娜莉的想法,但是他早已不习惯这种欢乐的派对气氛了。也许是他从来就没有习惯过。

 

除了在阿修佛德学园里的时光。米蕾会长的搞怪庆典每次都会让他们学生会的成员们焦头烂额,但是他也由衷的觉得,那时真的很快乐。

 

因为那时还有他。

 

想起了黑发少年微笑的样子,朱雀苦涩地微笑。虽然每年林都有陪他一起回到枢木神社去看望那个人,但是随着时光不断流逝,他发现对于那个人的思念像黎明前的大海,在他的心底一次次地涨潮、汹涌。

 

“zero大人不享受一下舞会吗?难得看见您出席这样的场合呢!”

 

一边应付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女宾们的邀请,朱雀一边在面具下扫视着周围,想找出让自己脱离目前“困境”的办法。他的视线停在了距离自己不远的纪田亚衣身上。

 

那个一直在林的手下做事的女孩今天穿了一条金橙色的舞裙,配上脸上金橙色的面具更是显得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平日里总是穿着工作制服的她,在今天的舞会上却展现出了独属于年轻女孩的亮丽。有不少男性都向她邀舞,亚衣却只是微笑着摇头拒绝。

 

感觉到zero的视线,亚衣不失矜持的点头,她猜到了zero的心思,便慢慢的向他的位置走去。但是,她自己却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在胸腔内空响,一下一下,几乎要夺去她强装镇定的呼吸。

 

“zero大人,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能与您共舞一曲吗?”

 

朱雀在身边男女的哗然声中盯着纪田亚衣伸出的手,紫黑色的面具将他所有的情绪都隐藏起来。

 

他忽然想起了在“零之镇魂曲”的最后一步实施前,他被驾驶着“红莲二式”的华莲打败后,在“Lancelot·Albion”灼热的驾驶室里尝试逃脱时,他抬头看见的伸向他的那只手。

 

黑色的发在爆炸的风里飘扬不休,背光的脸上血红的瞳眸却平静如镜。明明是在生死一线的情况下,那只纤细的手却异常坚定地伸向他,没有颤抖,似乎就算他不会抓住它,那只手也依然会在那里,直到他抓住它为止。

 

“zero大人?”

 

被亚衣的声音唤回心神,朱雀抬起头望了亚衣一眼。这个女孩在近几次的刺杀中保护了他,应该值得信任。这么想着,他缓缓地将自己戴着黑色手套的手移到女孩的手的下方,打算拉住对自己发出了邀请的女孩。

 

毕竟,今天是娜娜莉的生日,他不想让那个温柔的女孩子在这一天还要为他担心。

 

就在他即将托住纪田亚衣微微颤抖的白皙手心时,舞厅大门敞开,发出了刺耳陈旧的响声。所有人的惊叹声让他下意识地皱眉,却又在目光真正碰触到来者的那一刻睁大了面具下碧绿的眼。

 

来人落落大方地向一脸惊愕的女皇行礼致敬,表达了自己迟到的歉意和对女皇生日的祝福。在得到了年轻女皇的欢迎后,她不卑不亢地转身,走下铺着红毯的台阶。

 

“柯内莉亚皇姐,那个人……”

 

“啊,应该是她了。”束起了紫红色长发的高傲皇女回答道,妩媚而带着英气的脸上略带疑惑。她想不通,那个平日里并不喜欢出风头的女子为何要以这种方式登场。就连和她站在一起的金发宰相也是用一种充满玩味的眼神打量着女子晚礼服露出的纤瘦后背,他总觉得这个背影他似乎有点儿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所有来宾愣愣地望着全身包围着凛冽又高贵气息的女子,望着她深紫色的晚礼服轻盈的裙裾随着款款的脚步摇曳,仿佛鸢尾花盛开的三片花瓣,精致而优雅。男宾们一边竭尽全力让自己的目光从女子白皙细长的脖颈和修长的脚踝上移开,好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身边瞬间黯然失色的舞伴身上,一边却又在心底暗暗地祈祷着自己被幸运地选中,偷偷地咽下因紧张而分泌的唾液。

 

迟到的人无视了舞厅里奇异的寂静,无视了宾客们或炙热或惊异的眼睛,她隔着银粉装饰的漆黑假面扫视着人群,最终找到了她要找的人。

 

镶着水钻的舞鞋敲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回响在舞厅里,也一声一声的回荡在朱雀的心里,应和着他不断加快的心跳。

 

“zero大人?”

 

纪田亚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见到她一直仰慕的男人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僵在原地,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距离她的手只有仅仅1cm,却再也无法接近一分。紫黑色的郁金香面具面向步步生莲的黑发女子,就像被磁石紧紧地吸引着,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女子在静止的人群中穿行着,甚至有人为她让出了一条小路,而路的尽头就是一袭黑衣的正义的救世主。每一个近距离看见她的人都不由自主垂下了头颅,像是为女子的美丽所折服,又像是被她凌冽冰冷的气势压倒。

 

她像是高贵而强大的王者,所有的人都只是她顺服的臣从,只能在她的气场下表示臣服。

 

女子畅通无阻地来到头戴着紫黑面具的人面前,高傲地伸出左手,樱色的薄唇轻轻一勾。

 

“Shall we dance?”

 

连邀请都是女王般的傲然。音量不大,却带着王命般的干净利落和不容拒绝。

 

朱雀盯着女子银光闪烁的纯黑假面,盯着她被纯黑长手套包裹的修长手指,着魔了一般收回已经伸出的手,转过身面对女子强势到极致的邀请。将身后年轻女孩失望的眼神抛到脑后,他鬼使神差地轻托起女子纤小的手掌,在面具下露出他人无法看见的微笑。

 

“My pleasure。”

 

他将女子牵入舞池,右手熟稔地轻环住她的腰,待她也将右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舞曲的音乐才再次响起。两人在全部人的注视下轻盈地迈步、旋转,黑色的披风和深紫的裙裾一同飞扬。在柔和的乐声中,两张面具反射着金色的灯光,衬得舞池中央的两人耀眼的不可直视。

 

直到好几分钟后,男宾们才死了心,纷纷拖着自己的舞伴再次进入舞池忘情舞蹈。舞厅中再次充满了欢乐喧闹的空气,仿佛刚才的静寂只是一场幻觉,只有被无声拒绝的金橙色衣裙的女孩仍呆望着人群中突兀的黑色背影。

 

朱雀牵着女子的手,敏感的感觉出这只纤细的手臂中蕴藏的力量,那是常年习武之人才有的臂力。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明明并不喜欢如此郑重的打扮,她却为了他脱下了戎装,换上了礼裙,真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目光流连在随着动作甩动的黑色长发和银边面具下精致的面容,朱雀眼里弥漫上恍惚的色彩。他忽然遏制不住地回想起那个在学园的“男女转换祭”上被强行换上了长裙的俊美少年,想起了少年恼羞成怒的染上红晕的脸庞。

 

虽然小时候他也有开过玩笑说林和那个人更像是兄妹,却因为让娜娜莉不开心而被一向爱护她的两人狠狠训斥,从此便再也没提起过。或是……再也没有机会提起。

 

不可否认,除却发型和眼睛的颜色,林真的长得和他很像。

 

虽然后来林的右眼多了一道疤痕,但戴上面具后,她那完全褪去了少女的圆润和稚嫩而变得更加棱角分明的轮廓几乎与那个人一模一样。每次看见林戴上面具的脸,朱雀总是要忍住将她看成他的冲动,并且抑制住心底快要翻腾的想念。

 

但是今晚,这种要命的情况似乎更糟。当他接受邀请的那一刹那,映在他眼中的不是他从小的好友,而是那个成为了帝王的黑发少年。天知道他是怎样将那句即将脱口而出的“Yes,your majesty”硬生生地咽回去的。

 

可是……哪怕只有一晚……他也想再和“他”待一会儿……

 

哪怕是虚幻的美梦,也不要让我那么快醒来。

 

林瞄着明显是陷入了某种情绪的朱雀,在旋转的瞬间清浅地笑了,只是再面对着他时又恢复成了冰山女王的模样。无意瞅到身边旋转的一对对舞者滑过他们身边时眼中的惊异,她的心也仿佛渐渐下沉到了幽深的湖水中。

 

第一次共舞的他们,那一举一动的完美默契都只是因为一个人。

 

她不会忘记,在金红色的黄昏中,俊美的少年牵着她的手,踏着音乐悠扬的节奏,在活动室里认真地迈着舞步,优雅得仿佛还身处在布里塔尼亚巍峨的皇宫中,皇族的高贵不言自喻。

 

无论是优雅沉稳的男步,还是轻巧温柔的女步,都是那个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黑发皇子一步一步教导出来的。她和朱雀,有着同一位优秀的老师。

 

她很清楚朱雀现在身处怎样的梦境中,因为她也一样。

 

曲末的最后一个旋转结束后,大部分舞者都四散开来休息,原本略显拥挤的舞池一下子空旷起来。身着黑衣的正义化身和他鹤立鸡群的舞伴站在舞厅的中央,似乎是意犹未尽。

 

其实,只有离他很近的她才能听见,郁金香面具下传来的犹如呓语的呼唤——

 

“鲁鲁修……”

 

梦总要醒来,不管它有多么美好,不管你有多么不情愿。

 

女子踮起脚尖,两手攀上了身边男子宽阔的肩膀,毫不顾忌自己亲呢的动作让两人再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仿佛私密地耳语一般,她把自己的樱唇凑近了遮住了男人整个头部的面具,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音量念出解除美梦的咒语——

 

“我不是鲁鲁修,朱雀。”

 

然后,她安静地站在原地,注视着仿佛被冷水泼醒的男子大梦初醒的僵硬和沉默。但她没预料到,男子也作出了和她一样胡来的举动——他抓住她纤细的手腕,拉着她径直离开了舞厅,徒留下舞厅里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以及修奈泽尔宰相和柯内莉亚军事总督头疼到极点的神情。

 

金色短发的宰相阁下无奈地揉着眉心,他虽然早就清楚zero和他的部下总喜欢“出其不意”,但依然为明天如何利用全国媒体澄清两人关系的问题担忧不已。瞟了一眼自己皇妹敢怒不敢言的表情,修奈泽尔估计对方心里也是和他一样的想法。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