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上元·流水送别千灯火,吾心赠汝一世明 (狄白)1

这是我为朋友写的生日贺文,本来我不太萌三次元cp,但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还是下笔写了这篇OOC挺严重的狄白文。。。。。。还请各位不要太认真,真的。。。。。

*狄白:《名侦探狄仁杰》网剧CP,不能接受者请勿入。。。。。。

 

 

1、CP为狄白,略带雷洁,方朗有没有嘛……自己判断咯

 

2、巫业珂小盆友生日快乐,贺文奉上

 

3、正经文风,无逗比(写不出来)

 

以上。

 

壹.  红烛喜色映明月,孤人寂声守夜灯

BGM : 菁华浮梦——河图

狄仁杰走在长安街头,望了眼路边渐渐多起来的卖纸糊灯笼的小摊和叫卖着汤圆的小贩,这才想起数日之后便就是上元节了。

 

他目无斜视,用指尖将烟草在烟锅里压实并点燃,眼前便升起了袅袅青烟。他轻嗅了下烟味,不由得感叹果然还是宫里的烟草质量高,味道浓而不呛,抽起来倒是比抽街边小贩手里的劣质烟草多了几分文雅和惬意。

 

诶,不知白元芳什么时候再帮他从宫里弄些回来。狄仁杰忽然记起,白元芳这次入宫比以往任何一次时间都要长。

 

希望别迷路了,他一边担心着白元芳的智商和路痴属性,一边将烧尽的草灰倒出烟锅,再次添上新的烟草。

 

自从反贼落网,白元芳就继承了他父母的遗志,立下誓言要除尽天下一切险恶,虽然不如父亲为正二品的神武大将军,但也是从四品下的归德中郎将,时不时入宫为武皇效力。

 

他武艺高超,也的确为武皇所重用,常常被派去镇压叛军或山匪,虽说因为恐高,他一般都是在低处迎敌,但即便处于不利的地势,他也能凯旋而归。

 

在狄仁杰还沉浸在思绪和烟雾中时,狄白侦探事务所的雕花木门“吱呀”一声地被推开了。狄仁杰没有注意到,当他抬起头望见来人时,眼睛里如同点燃了一豆灯火。

 

喜悦里融着温暖。

 

“白元芳,你怎么才回来?又被武皇遣去巡查了?”他轻笑着问站在樟木案前一反常态一言不发的男子,话语里笑意浓浓,又带着担忧。

 

男子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先换上自己平日里穿的白色圆领襕袍再来找他,而是穿着面见圣上时的深绯对襟大袖袍,神情严肃,与原来那个乐天派的家伙判若两人。

 

狄仁杰不禁微皱了眉,他觉得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这样奇怪的白元芳让他感到些许不安。

 

“狄仁杰。”白元芳终是对上了狄仁杰满含疑惑的双眼,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明媚不再,徒增黯然,只是面上仍挂着不由衷的笑颜,“我要结婚了。”

 

砰咚,有什么东西似是砸在了狄仁杰的心底,淡淡的钝痛伴随着回音蔓延开来,他只觉得胸腔里滞重得像塞进了吸饱水的棉花。

 

“哦,是吗?”狄仁杰还是做出了惊讶的神情,并略带促狭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的演技一向不错,最起码骗过白元芳是没有问题的,“姑娘是哪一家的啊?”

 

白元芳本就阴沉的脸色却是因他的反应而更白了几分,眼里生出了几分怔忪,似乎是非常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他张了张嘴,却是毫无声息,咬了咬下唇才吐出字句。

 

“尘业公主,武皇的侄女。”

 

狄仁杰不由一震,眼里的惊愕之色越发明显,嘴唇微张,显然这个回答并不在他的预料之内,他一急,伪装好的调侃神情都消失得干干净净,说出的话里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调笑之意,“为什么?!”

 

直到话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急切太过不寻常,只好又蹦了一句调侃,好让自己更加自然,“武皇找你当驸马,不怕把皇室后代的智商拉低吗?!”

 

尽管话语俏皮,可他的眼睛里尽是无法掩饰的惊慌。

 

“我父亲在先帝健在的时候,和她家里订下婚约,后来因先帝驾崩以及反贼篡位,武皇无力分心,此事就被搁置了下来。”白元芳冷静地叙述着,长长的鬓发垂下,遮盖住了他苍白的脸颊,说话时的起伏消失殆尽,连颤抖都没有,“而现在反贼已除,天下安乐,尘业公主也年满十八,正值嫁龄,武皇就想起了从前的婚约,召我入宫商讨此事。”

 

狄仁杰明白,武皇早已决定的事情,根本无须“商讨”,不过是让双方见个面,好选个良辰吉日定下婚期。

 

他勾起嘴角,连自己都不清楚为何笑容如此苦涩。

 

“这样啊。那你就结婚呗。”

 

他发现,自从方起鹤让他尝过初次失败的滋味后,他也变得冷酷不少——哪怕看着白元芳眼眸里悲伤的诧异,他也还能说出残酷无比的话,“公主的话,相貌不说倾国倾城,也肯定是闭月羞花,你绝对不吃亏。而且成为驸马也能一生享尽荣华富贵,即使你这么笨,也不会缺衣少食。”

 

白元芳眼里越来越深的难以置信让他觉得嘴角越来越重,几乎让他撑不住那一点点细微的弧度,“嘿,连我这个靠脸吃饭的美男子都还没成家,你倒是跑在了我的前面,吃喜酒的时候可要好好请我一顿,不然我可不甘心。”

 

当狄仁杰的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消散在空气中,寂静像水流般涌进两人之间,填补了所有空隙,连同两人的动作和表情都凝固在无声之中。

 

“好。婚期定于正月二十,过几天我让白洁把请柬给你。先告辞了。”

 

未等狄仁杰回答,白元芳就转身离开了狄白侦探事务所,沉沉夜色中步履如飞,形单影只。

 

狄仁杰盯着白元芳刚才站着的地面默默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移开了视线,感到眼睛一阵酸涩,便用手指轻轻按揉眼皮。睁开眼后,他拿起烟斗准备塞进嘴里,却又一愣。

 

燃了一半不到的烟草不知何时掉落在地,沾上了椅下的灰尘,烟香全无,而烟斗名贵的紫檀木烟杆上早已冷汗浸染,满手湿滑冰凉。

 

狄仁杰没了抽烟的兴致,随手将烟斗置于案上,看向屋内橘色摇曳的烛火,心下恍惚如梦。

 

他不明白,自己心里空了的那一块到底是因为无聊空虚,还是因为孤独。

 

亦或是,因为那个从自己身边带着一副难过表情离去的男子。

 

轻叹一声,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们两人也是不顺天意啊。

 

人生在世,又有谁能逃得过命数?只不过,他们两人的命数比常人更加可笑罢了。

 

他眯起双眼,在烛光中朦朦胧胧地浮现出男子白衣胜雪、笑如日光的样子,那是他们初识时白元芳在他眼里映下的模样。

 

曾经有个老乞丐,给狄仁杰算了一卦,瞎了的眼睛青白可怖,直直地朝向那时尚在他的身旁的白衣男子,颤巍巍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会是你一辈子的劫。”

 

当时白元芳离得稍远,没听清楚,正要让老乞丐再说一遍就被狄仁杰匆匆拉走。而狄仁杰也没有再回去问那个老乞丐解劫之法。

 

世间劫难,皆源于情。

 

他早就猜到自己对那个呆呆傻傻的男子的情,猜到自己不堪人说的心思。

 

也同样猜到了,他们两人一生的命路——

 

白元芳会找个喜欢他、他也喜欢的女子成家生子,一生平安无忧;而他,则会心里装着一个人的影子,度过同样平淡无奇的一辈子。

 

这是,他能给他的最好的结局,不会开始,也没有结束。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