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 反逆白黑/朱修】Wish you a sweet dream,your majesty.6

Ⅵ.The living return:生者回归

 

朱雀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初升的太阳将炫目的金色光芒斜照进房间,让躺在榻榻米上的他不由得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他隐隐约约的想起昨晚他在林的怀抱里泣不成声的狼狈样子。

 

“醒了?起来吃早饭。”拥有血红双瞳的女孩早已换下了被他的眼泪染得不像样的浴衣,穿上了来时身上的便服。

 

又是清淡的日式早饭,味噌汤的暖热让原本有些宿醉的朱雀舒服了不少。在他填饱了肚子后,看到林站在门口,眺望着山上的景色。

 

“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林回头对他神秘的一笑,没戴面具的清秀面庞在阳光下熟悉美好。

 

走进神社最深处的主堂,再拐过几条细长的走廊,林停下了脚步,手指指向前往的方向,示意他一个人过去。

 

朱雀顺着林所指的方向继续走着,走廊上寂静得只余下鞋底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到了尽头,他安静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一片明亮的天井里,一根约1米高的紫水晶柱矗立在那里,光滑得如同明镜般的表面在金色的阳光下反射出浅紫的光辉。周围如茵的草地上,不知是谁种满了紫色的鸢尾花,在微风中轻柔的摇曳。

 

明明林没有告诉他,朱雀依旧知道,这就是他要来的地方。

 

他也知道,这就是那个人为自己选定的埋葬之所。大概是使用了geass,叫林把他的尸体搬运至此的吧。

 

走下台阶,他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人沉睡的地方,最终站在了水晶柱前。伸出手放在上面,还能感觉到酷似那个人体温的微凉。

 

昨晚还杂乱无章的心绪在站在这里的那一刻就不可思议的沉静下来,一个自然的微笑出现在他平静的脸上。

 

“好久不见了,抱歉这么迟才来看你,鲁鲁修。”

 

当那个被他自己尘封了近3年的名字再次从自己的口中跳出时,朱雀惊讶自己竟没有陌生或干涩的感觉,仿佛他不久前还叫过这个深藏于心的名字。

 

昨晚的泪水泡得他的眼睛有点刺痛,但却很神奇的没有了再次流泪的冲动,连胸口的痛楚也似乎融化在了这明媚的阳光里。

 

“我听林说了哦,你的心意,还有你的愿望。”

 

“真是的,你为什么不自己和我说呢?还真是老样子那么不坦率啊。”

 

朱雀微笑着,就像和分离了很久的老友聊天一般放松,碧绿的双眼里是同阳光一样的温暖。

 

以前的他,因为自己的误解和幼稚,除了在学园里,很少对那个人笑。而现在的他,不想让那个人看到他悲伤的神情,不想让他为他担心。

 

“我一直不敢承认,害怕承认了会很痛苦。”

 

“可是林却告诉我,如果我不承认的话,你和我都会很痛苦。”

 

“所以呢,鲁鲁修,”朱雀的笑容渐渐的扩大,竟是找回了一丝童年时灿烂的味道,“我不想让你痛苦。”

 

蹲下身,朱雀盯着透明色泽的水晶柱,恍然看见了少年含笑的深紫眼眸,荡漾着柔和的水光。

 

“娜娜莉已经很坚强了,可我还是让她和其他的人为我担心了,我是不是太差劲了?”

 

“世界开始安定下来了,多亏了神乐耶和华莲他们的帮忙。”

 

“我们认识的人现在都幸福的生活着,创造着美好的未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朱雀眼里的绿色更加深沉,表情温柔又夹杂着小小的感伤。

 

“也许没有了你会很难,我还是会尝试着变得幸福,因为那是你的愿望。”

 

“我不会再推开爱我的人了,这次我会好好的回报他们,回报一直以来给予我的温暖。”

 

他合上眼,微笑着轻轻地将额头贴在水晶上,如同与自己最重要的人做出了一生的约定,虔诚而满足。

 

“最后还有一句,鲁鲁修,我爱你。”

 

朱雀笑得眯起了眼,似乎可以想象出黑发的少年面红耳赤的害羞模样,心脏被温暖而酸胀的东西填满,满满当当。

 

就像是11年前的他拉着少年在向日葵的海洋中奔跑时的感觉。

 

幸福的感觉。

 

林坐在朱红的鸟居下等待着,看到朱雀出来了便放下了耳边的手机。

 

“结束了?”

 

“嗯。”朱雀回过头,视线仿佛穿过了无数的墙壁和阁院,回到了那个盛开着鸢尾花的天井。

 

“如果你想来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我陪你。”

 

“我知道。”朱雀听见早晨的风带着女孩的话语掠过耳侧,到嘴边的话便化成一个无声的笑消失在空气中。

 

她是最了解他和那个人的人。所以无需多言,无需感谢,他懂。因为她都明白。

 

“走了,皇议事长的车来接我们了。”

 

一周后

 

今天是zero和他的护卫队以及其他技术人员从日本归来的日子,年轻的女皇一早就坐在了办公桌前处理着国务,浅紫色的大眼时不时望向墙上古老的挂钟。

 

昨晚void打来电话说是今天上午会到达布里塔尼亚,但是不知道具体时间到底是多少。

 

唉,她原本还想让咲世子为他们两人准备好早餐的呢,现在看是不大现实了。娜娜莉端起瓷杯,抿了一口清香的红茶。

 

整整一周她没有见到那两个人了,有些想念也是无可厚非的,虽然贵为女皇,自己也只是一个17岁的女孩子。

 

这还是第一次,那两人不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呢。之前无论是出外谈判还是到他国外交,那两个人总是会争取在3天内返回本国的,为了不让她寂寞。

 

想起zero冰冷的面具,娜娜莉垂下了眼,如蝶翼般的睫毛遮住了浅紫色里隐藏的灰暗。

 

对了,那个人……已经不再是那个会握着自己的手安慰自己的幼时好友了,他是人民的希望,世界的英雄……

 

却唯独不再是有着灿烂堪比阳光的笑容的,枢木朱雀。

 

“喵~~”

 

“咦?亚瑟?”抚摸着跳上轮椅的猫咪,女皇回想起了在阿什弗德学园时那个被猫咬得疼痛不已却还是倔强单恋的大男孩,右手捂着嘴忍俊不禁。

 

原本帮猫咪顺着毛的手忽然停下了,让发出舒适呼噜声的猫咪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女孩怅然若失的神情。

 

好像……自从成为了zero,朱雀哥哥也没再和亚瑟玩了……

 

每次她看到亚瑟不肯靠近带着zero的面具的朱雀,她都觉得,小动物果然是很敏锐的啊。

 

连亚瑟都注意到了,那个人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

 

摇了摇头,年轻的女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高兴一些,毕竟今天那两个人就要回来了,可不能用一副哭丧的脸迎接他们回家啊。

 

睡在膝盖上的猫咪挠了挠脑袋,便跳下了轮椅,向门外走去。

 

娜娜莉听见了两个人尽量放轻的脚步声,正在缓缓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来。

 

刚到虚掩的门前,脚步声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就在娜娜莉以为那两个人要推门而入时,她却听到了一声惊呼——

 

“啊!很痛啊!亚瑟,别咬了!”

 

“所以我才叫你别招惹它嘛,你又不是第一次被咬了……”林推开那扇有着精美纹路的木门,对意料之中目瞪口呆的女皇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我回来了,娜娜莉殿下。”

 

越过有着红色眼眸的女子微微侧开的身体,娜娜莉睁大了眼,看着正在与咬着自己手指不放松的猫咪斗争的人。

 

没有紫黑色的面具,没有面无表情的冷漠,褐色卷发下碧绿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的回归。

 

年轻的女皇忽然就很想放声哭泣,眼睛里溢满了温暖的液体。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男子抱着猫咪走进门内,望着她柔软明亮地笑,恍如11年前为她采来盛放的向日葵的灿烂少年。

 

“我回来咯,娜娜莉。”

 

——盛夏的树荫下,双眼紧闭的女孩被有着阳光味道的少年戴上了金黄的向日葵,风拂过她的发梢,带来成熟的草籽的香气。

 

——温柔的兄长坐在她的身边,轻轻地替她拂落头发的树叶,满足的微笑着。

 

——有着红色眼睛的女孩一边有点不满埋怨着少年的粗心,一边仔细地帮她梳理着少年不小心弄乱的发尾,力道轻柔得几乎感觉不到。

 

娜娜莉这才意识到,这是她曾经多少次在梦中见到的光景,是她一直最渴望得到的幸福。

 

她擦去脸上的泪,在粼粼的泪光中绽开幸福的笑脸。

 

“嗯!欢迎回家!林!朱雀哥哥!”

 

送娜娜莉上床睡觉之后,朱雀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柔软的被褥里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站在白羊宫美丽的湖畔,望向山丘上那棵孤独挺立的榕树。

 

郁郁葱葱的树冠下,白衣胜雪的少年等待着,随风飘扬的衣带上鲜红的装饰灼伤了他的难以置信的眼。

 

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向少年单薄的背影跑去,耳边只剩下风的呼啸和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

 

刹住脚步,他看着少年缓缓地转身,满是笑意的眼眸如同最纯净的紫色水晶。

 

朱雀狠狠的闭上眼,明明早就不再流出的眼泪却像是积蓄许久的洪水,刹那间冲出了脆弱的闸门,无法抑制地泛滥成灾。

 

感受到少年的体温,他猛地将轻搂着他的少年用力地抱住,像是要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把头压在少年的颈侧,丝毫没有考虑有没有将少年弄痛,只是一味的眷恋着被他锁在怀里的人熟悉的气息。

 

少年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安抚着自己僵硬的脊背,黑色的发丝扫过他的耳畔,让他感到一阵温暖的痒意。

 

鲁鲁修,鲁鲁修……

 

他拼命想叫出这个名字,喉咙却总是被强忍的呜咽声塞满。

 

他拼命地想要说出心底深埋的那一大堆话,却在将其转化为语言时变得干涩单调。

 

“我好想见你,我好想见你……鲁鲁修……”

 

“对不起,对不起……没能让你变得幸福……对不起……杀死了你……”

 

“对不起,一直没能回应你……对不起,对不起……”

 

他的耳边,少年飘渺温和的嗓音刺破了他脑中所有杂乱的声音,直直地通入他心脏最深的地方。

 

“我知道。我听见了。”

 

我听见了,在你笑着对我说的时候。

 

我听见了,你的那句“我爱你”。

 

朱雀勉强睁大被泪水泡得酸疼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少年一如既往温柔的微笑,似乎是要把少年的每一个细节都刻印在骨髓里,连一根头发都不愿放过。

 

见少年用手稍稍拉开了两人身体的距离,他加大了紧紧地禁锢着少年的手臂的力道,忘记了这里是梦境一般地颤抖着哀求。

 

“不要走,不要走,鲁鲁修……求求你……”

 

少年俊秀的脸上嘴角上扬,他悄无声息地伏在朱雀的耳边,薄唇轻启。

 

“我等你。”

 

我等你,等你来到我的身边。

 

所以,别害怕分离,因为我们一定会重逢。

 

朱雀抬起头,模糊的视线里只剩下少年逐渐放大的容颜,然后,唇上便多了一个柔软微凉的触感。

 

他用手扣住少年的头,深情地回应着少年,将心底所有还未说出口的话语都融化在唇齿之间。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少年消失在白光之中,微笑如初。

 

朱雀房间的门外,林将手中的啤酒抛给靠着门坐下的女人,也在她身边席地而坐。

 

“谢了,C.C。”

 

活了无数岁月的魔女优雅地一甩绿色的长发,“啪”的一声拉开拉环,喝了一口。

 

“不用。本来这也是那个小鬼托我办的最后一件事。”

 

“还是应该谢谢你,”林仰起头,灌下一口冰凉的酒液,望向魔女金色的双瞳,“毕竟坟墓和真人差别很大,让他见到那个人的葬身之所也无法抹去他的遗憾。”

 

“可是你怎么知道的,我隐藏着那小鬼最后的意识?”C.C有些纳闷的问道,当年鲁鲁修将此事托付给她时说过并没有告知任何人。

 

“呵呵”地笑着,林有些无可奈何地回答:“猜的。就跟给我的录音笔一样,那位陛下也一定留有最后的后手。”

 

为了避免枢木朱雀的“消失”的后手。

 

她清楚,她那位任性的王总是习惯留着最后一手,无论是下棋,还是排兵布阵。

 

C.C看着林流露出极其无奈颜色的眼眸,也轻轻的笑了,“看来,看透了那个小鬼的,不只有我一个啊。不过你不嫉妒枢木朱雀么?你不是一直想成为小鬼的骑士吗?”

 

“嫉妒啊。嫉妒也没办法,他是那位陛下亲自选择的骑士,我就算再怎么不甘也没办法。”

望着林耸肩自嘲的样子,魔女的唇边扬起了轻蔑混杂着羡慕的弧度,“还真是死心塌地。”

她独自一人度过了太长太长的时间,如果不是鲁鲁修,她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原来还留有人类的情感。

 

那位狂妄而耀眼的黑发皇子,毫无疑问是她最为出色的契约者。

 

而他身边的人,无论是爱人、家人、朋友,还是效忠之人,都超出了她对人类原本的认识。

 

这些人,在乱世之中,每一个人都坚守着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直到最后。无论哪一个人,对于她这个看惯了生离死别和背叛离间的魔女来说,都是无比耀眼的存在。

 

人的生命即便短暂,但只要不悔地过完一生,那么无论长短,都是值得被人铭记的一生。

 

“王的力量,会使人孤独。”

 

然而,她的契约者却超越了那份孤独,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未来,哪怕代价是死亡。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人不由自主被那个不屈的灵魂所吸引,追随着他,即便有背叛,即便有伤害,也还是有人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他的身后,成为他的剑和盾。

 

“看来也不完全是这样啊,对吧?鲁鲁修。”

 

End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