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 反逆白黑/朱修】Wish you a sweet dream,your majesty.3

Ⅲ.

vow not to change:誓言不改

 

啊,好久不见,布里塔尼亚。红月华莲站在布里塔尼亚皇宫宏伟的穹顶下,望向窗外蔚蓝的晴朗天空和屋顶上飞起的白鸽,一派平静祥和。

 

就像在阿什弗德学园里度过的短暂但快乐的时光,光是想想便会自然的笑出声音。

 

在那段时间里,有利瓦尔的插科打诨,有夏莉的热情活泼,有妮娜的内向羞涩,有米蕾会长搞怪无数的各种奇怪节日和庆典……

 

还有,那个一举一动都引人驻足的俊美的学生会副会长。

 

直到很久以后,华莲依旧记得那个黑发的英俊少年用手斜支着头在阳光下打着瞌睡的模样,让当时的自己心跳莫名的加快了几拍。

 

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那个少年就悄悄进驻了她情窦初开的心里。

 

当那个曾经的学生会副会长成为布里塔尼亚99世皇帝时,华莲用一个浅吻结束了他和她之间的种种牵念。

 

其实,真正需要结束的是她对那位黑发少年的憧憬和爱恋才对,只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

 

可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甚至她还没来得及后悔,就结束了。

 

她作为死刑犯被铐在游行的刑车上,亲眼看着黑发的俊美少年被长长的利剑刺穿了胸脯,鲜艳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华美皇服。

 

当她看见zero那笔直的身影出现在道路尽头时,她就读懂了少年于王座之上那一抹微笑的涵义。泪水和回忆一同席卷了她的眼睛和脑海,一张张画面历历在目,而又无可挽回。

 

——俊美的少年狂傲邪魅的笑着,恍如地狱里饮食血肉的无情修罗,“华莲,你是一颗特别优秀的棋子!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盘棋,一场游戏!”

 

——她转过身,泪眼迷蒙,没能看见少年脸上模糊的表情,“华莲,你要活下去。”

 

——她决然的走上台阶,没能听见少年最后的声音,“再见了,华莲。”

 

她有时会想,如果当时她没有转身,而是留在少年的身边,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同?如果她听出了少年声音中深藏的寂寥和落寞,那么是不是她就能发觉少年真正的意图?

 

那么,她喜欢的那个少年是不是就不会死……

 

遗憾永远没有答案,就像她没能看到的少年的表情、没能听到的少年的告别,永远在她的心里留下不可弥补的空白。

 

“呐,鲁鲁修,自从你死后,世界变得好多了呢。”

 

站在皇议事长的身后,华莲看着正与皇议事长握手寒暄的年轻女皇柔和的笑脸,不由得也微笑了起来。

 

上一次近距离见到她,已是3年前年仅14岁的女皇加冕之时。

 

盛大的庆祝仪式上,华莲亲眼看见柔弱的女孩接过象征着权力和责任的沉重权杖,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决心和坚韧。

 

只是,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时候,那双倒映着烟花流光溢彩的眼睛,在眼角处落下了一串星辰,泛起淡淡的红。

 

即使是如此欢乐的节日里,她也只是一个想念自己温柔哥哥的小女孩,独自在心里排解着失去至亲的悲痛。

 

但是,在她的身后,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帮她拭去流下的泪水,黑色的手套温柔地轻拂过女孩哭红的眼角。

 

那时,华莲觉得,娜娜莉的身边还有他,真好。

 

还有枢木朱雀在她的身边,分担她的悲痛,真的很好。

 

可是……华莲看向推着女皇轮椅的zero,紫黑色的面具反射出冷冰冰的光弧。

 

哪怕是她也在少数几次接触中感觉到了,枢木朱雀的身上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越来越官方的外交语言,越来越理智却缺少人情味儿的决策,以及越来越冷静甚至到没有起伏的声音……

 

“你好,红月华莲队长,希望今天的会议能顺利。”

 

华莲及时拉回自己的心神,伸出手与对面人的手相握。她盯着那白色的面具,心绪开始变得复杂。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林仍然要留在“zero”的身边,明明“zero”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了。

 

——戴着雪白面具的少女对她微笑,脸上带着可以称之为“幸福”的神情。

 

——“华莲,‘zero’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zero’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少女笑着摇摇头,纯黑的发丝轻轻摇曳,“我追随的不是‘zero’,而只是他。‘zero’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是他的命令,我就会遵守,跟他是不是‘zero’没有关系。”

 

——“他是我唯一的王。”面戴面具的少女笑靥如花,有着说不出的、动人心魄的美。

 

那么现在呢?唯一的王死了,为什么她还要跟随zero?即使zero是枢木朱雀,她也不该……

 

背叛。华莲的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这个词。猛然想起偶然间听说的传言,华莲灰蓝的眼里的光暗了一暗。

 

Zero和void,是恋人。

 

因为是恋人,所以才会不离不弃。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她说过的那些如同誓言一般的话,又到底算什么?

 

华莲握紧放在自己膝上的拳头,忍不住用愤恨的目光望了一眼坐在zero身后的void。那人面具下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脑海中忽然闪出2个月前她来到布里塔尼亚作技术交流时看到的画面——混乱的人们,痛苦倒下的zero,沾染了血液的紫黑色面具……

 

——病床上枢木朱雀苍白如纸的面庞,睡梦中颤抖着张合的唇……

 

——流露出担忧的血红色双眼,右眼上狰狞的伤疤,难得的微微诧异的神情……

 

——以及最后的,轻柔而虔诚地印在枢木朱雀布满冷汗的额头上的吻……

 

华莲无意中加重了手中的力度,直到感觉到指甲刺入手心的疼痛才缓缓放开拳头。原本这件事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只要她一想到黑发少年对void露出的信任的神情,华莲就忍不住的为她喜欢的少年感到不甘。

 

既然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遵守那些誓言,那就不要说出来啊……

 

既然一开始她献上忠诚的人就不是他的话,那就不要假装虔诚的留在他的身边啊……

 

会议结束了,zero同皇议事长商定,自己将于3日后造访日本,进行“樱石”采掘地的视察。

 

走出会场的大门前,华莲拦住了原本坐在对面的人,语气里带着深深压抑的愤怒,“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Void白色的面具下的薄唇勾起,挥挥手让身边的仆从把正一脸不爽的瞪着自己的红发女子带到会客室,并看着女子大步流星的离去。

 

华莲在会客室里等了2分钟,便见到void微笑地拿着两个纸杯走了进来。接过void递给自己的深褐色液体,华莲嗅了一下,闻到一阵暖乎乎的苦香。

 

“黑咖啡。”林指了指华莲手中的纸杯,微笑得既无辜又玩味,仿佛对华莲的怒气无动于衷,“我没有下毒。”

 

在看到华莲嘴角抽动之后不知是因为赌气还是因为口渴猛喝了一大口咖啡而皱起的眉头,林的笑容扩大了一点,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华莲再次气恼的瞥了void一眼,将视线转回自己纸杯里荡着波纹的褐色液体上,咖啡的味道勾起了她心底对黑发少年的想念,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丝不甘。

 

“林,你和zero,是恋人吗?”

 

华莲不知道自己的话在出口的那一刻,自己的心里为什么会有除了愤怒以外的,悲伤。

 

也许,她只是因为想起了黑发少年耀眼的微笑,想起了众叛亲离的他满身鲜红地倒在妹妹的身旁笑得一脸安详,想起了他为了创造幸福的世界而将自己作为最后的祭品。

 

“你觉得呢?华莲。”

 

听到熟悉的嗓音,华莲抬眼望着void脸上加深的笑容,灰蓝的眼里流露出些许迷茫,转瞬又低下头,向后靠着墙壁。

 

“我希望你们不是,”一向元气十足的女声一反常态的低沉,萦绕着悲伤的味道,“我不想看见你违反你自己说过的话,我不想看见鲁鲁修他……”

 

我不想看见,鲁鲁修他,只是你和他感情的牺牲品……华莲心里暗暗的补充自己没说完的话,却只能死死的咬住下唇,害怕自己忍不住地哭喊出声。

 

她真的不想,再看到少年被人背叛时悲伤失望却又逞强到死的表情……

 

看着红发女子强忍悲伤的模样,林收起了玩味的笑,唇角再次勾起的弧度里却带上了令人难以察觉的苦涩和释然。

 

还好,还有人会想着那个人,还有人会为了那个人悲伤难过。

 

“华莲啊,‘zero’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面对女子惊愕的灰蓝色双眼,林微笑得坚定而决绝,仿佛3年前起誓的少女从未改变过。

 

“我绝不会违背我的誓言,绝不会忘记我唯一的王。”

 

“只要是他的命令,即便是我的死亡,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遵守。”

 

林稍稍移开直视华莲的视线,闭上眼安静地微笑着。

 

——黑发的俊美皇子微笑着看着她,唇吻轻启,熟悉的嗓音里尽是温柔。

 

——她痛苦而虔诚地单膝跪在皇子的面前,双唇止不住的颤抖,“Yes,your majesty!”

 

——她尽力忽视着自己心中传来的惨烈的哭喊,低着头,守护她唯一的王给予她的最后的命令,尽管掌心中已被自己的指甲刺出殷红的血。

 

“枢木朱雀,是我重要的朋友。我和他,不是恋人。”睁开眼,林对着华莲真诚的笑着,即使是戴上了面具,华莲也仿佛能感受到那柔和如月光般的目光。

 

“我会保护他。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枢木朱雀,跟他是不是‘zero’没有关系。”

 

骑士的誓言,哪怕时光荏苒千载,也依旧不改。

 

这是,骑士对自己效忠的主君,最后的忠诚。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