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 反逆白黑/朱修】Wish you a sweet dream,your majesty.2

Ⅱ.passing the living:逝去的生者




 




轻轻的敲门声后,女皇的寝室内传来了年轻女皇柔软的嗓音。得到了女皇的允许,咲世子将餐车推入房内,并一如既往的见到自己纤弱的小主人坐在床上对她温暖地微笑。




 




一切似乎都与3年前一样,除却小主人浅紫色琉璃般美丽的眼睛。




 




她不知道小主人的眼睛何以重见光明,正如她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所加入的组织“黑之骑士团”的核心人物zero正是自己服侍了7年的黑发皇子。




 




但即使如此,在她真正见到了zero面具下皇子那熟悉的面容后,她也仅仅是吃惊了数秒。从她第一次与这位皇子见面的那时起,她就笃定地相信着——




 




这个仅仅10岁的瘦弱少年将来会颠覆世界。




 




因为,即使当时的他那么落魄,那么弱小,甚至为了自己深爱的妹妹而不得不向已经失势的阿什弗德家寻求庇护,他那深紫色的眼眸里也仍旧燃烧着不屈不甘的火焰,在他心里留下了顽强的、固执的火种。




 




咲世子现在仍可以清晰的回忆起那个年幼的皇子的眼神——警惕而带着竭力掩藏的恐惧,骨子里却有着不容任何人践踏和弯折的高傲和坚定,就像是热带丛林里失去了母兽保护的幼小黑豹。




 




可是,真正让她,一个日本人,一个殖民地上的被征服者,决定一生追随这对兄妹的是黑发的皇子对她“为什么选中她作为佣人”问题的回答——




 




“因为你是日本人。”语气里,没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也没有寒冷入骨的嘲讽。只有理所当然的平静。




 




不是“eleven”,不是“下贱的奴隶”,是日本人。身为布里塔尼亚皇族,这个年幼的皇子却认同了她的尊严,认同了一个战败国平民的尊严。




 




这对兄妹待她如最亲近和最值得信赖的家人,实际上不是她保护他们,而是他们庇护了身为日本人的她——让她在被殖民的故土上能够作为一个被人在乎、被人温柔相待的“人”存在。




 




曾经杰雷米亚问过她,为什么作为一个日本人她不去追随“黑之骑士团”,而是追随将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皇帝。当时她回答的是也许是想要循行骑士的忠诚之道吧。




 




但其实她的理由很单纯:她不过是想要报答这对兄妹给予她的恩情。尽管她清楚,他们给予她的东西太多太多,她也许一生也无法还尽。




 




所以,只要是她能够为他们做的,她愿意尽全力完成,无怨无悔。




 




咲世子小心翼翼地将轻如羽毛的小主人抱到已铺好了软垫的轮椅上,看着女孩亚麻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散下来。




 




“头发,又长了呢,娜娜莉大人。”




 




已经3年了呢,鲁鲁修大人。




 




“早安,女皇陛下。”




 




娜娜莉偏过头,便看见戴着雪白面具的人正向自己恭敬地行礼,她微笑着点头示意。




 




“早安,void。昨晚睡得好么?”




 




“谢陛下关心,我休息的很好,劳烦陛下挂心了。”




 




听着面前的人那过于恭敬和疏离的词句,娜娜莉水灵灵的眼睛里偷偷地闪过一抹失望和难过。但是,想到自己即将要问的事情,她又抬起了头,直视着那人被面具遮挡的双眼。




 




“咲世子,帮void泡杯茶吧,我和她有些事情想谈谈。”




 




直到咲世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寝室门后,戴着面具的人才看向欲言又止的年轻女皇,缓缓开口,“您为什么要支开咲世子?”




 




几乎就在同一个瞬间,年轻的女皇也开口了,“朱雀哥哥他还好吗?”




 




“zero大人很好,虽然熬了3天夜有点劳累……”




 




“不是的!”没等自己对面的人把话说完,娜娜莉就急切的打断了她,让她错愕了好几秒——平日的女皇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少,如此失礼的行为更是从来没有过。




 




娜娜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过于急冲,便放缓了一点语速,只是言语中流露出的焦心和担忧丝毫没有减少,“void,不,林应该很清楚,我问的不是‘zero’,是朱雀哥哥。”




 




沉默弥漫在面对面坐着的两人之间,最后被一声叹息打破。




 




林微眯起血红的眸子,透过面具重新打量着自己对面17岁的女孩。3年的时光,让那个原本只能被人保护的无力女孩成长为能够用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坚强活着的少女,也让那个一直被人当做傀儡的幼小皇女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年轻女皇。




 




盯着女孩脸上浅紫色的眼睛,林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女孩的兄长那双会折射出阳光的紫色双眼。不同的两双眼睛里却有着同样让人动容的光芒——认真,并且带着不可动摇的决心。




 




——黑发的俊美皇子微笑着看着她,唇吻轻启,熟悉的嗓音里尽是温柔。




 




终是忍不住轻笑出声,林的眼里淌出温暖的笑意,柔和了嘴角弯起的微笑。她伸出手,像过去帮那个淘气的小皇女梳头一样,用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抚摸着女孩亚麻色的柔软长发,动作里尽是毫不掩饰、毫无虚假的温柔。




 




“娜娜莉殿下果然是长大了啊……”




 




尾音的叹声里,除了对时光荏苒的感慨,更多的是有点苦涩的喜悦和欣慰。她的,以及那个人的。




 




女孩听到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人口中那她曾经以为再也没有人会呼唤的称呼,浅紫的大眼里情不自禁地泛上了水光。




 




那声呼唤里包含的温柔,让她想起了哥哥脸上独属于她的宠溺表情——自3年前,她就再也不可能看见的表情。




 




娜娜莉悄悄握紧了轮椅的扶手,眨眨眼,强逼自己把从心底到眼窝中涌起的泪意暗暗压下。不能哭,现在还不行,她还有重要的事要问。




 




“林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面具下温和的笑容转瞬即逝,换上了严肃而认真的神情。林从话语中听出了女皇该有的威严,这也说明了此事对于年轻女皇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他并不怎么好。”林侧过原本直视着女皇的目光,这是她每次说出不好消息的习惯,同时她也在斟酌着,应该如何准确的传达自己的感觉。




 




“……就像他快要消失了一样。”




 




娜娜莉用手指轻轻包裹住对面的人不由自主握紧的拳头,直到那人感受到她担忧的目光,将手中的力气渐渐的放松。




 




她一直都知道,不仅是朱雀,林也是一样,总是不擅长为自己着想,总是在为了别人担心。就像她最爱的、最骄傲的哥哥。




 




“有时候,”娜娜莉垂下美丽的眼眸,秀丽的脸庞上覆上了淡淡的担心的色彩,“我总觉得站在我身后的那个人不再是朱雀哥哥,只是‘zero’。”




 




优雅睿智,有着强大的领袖气质,措辞永远准确无误,却缺少应有的感情,理性得就像保护国家与人民的一台机器——拯救世界,维护正义的理想化身。




 




但却不是“枢木朱雀”,只是“zero”,一个英雄的符号。




 




每次看着那个原本自己无比熟悉的儿时玩伴刻意而为的疏远和冷淡,娜娜莉总是要竭尽全力才能压抑住自己向他大声质问的冲动。




 




为什么不再握着我的手,和我一起开心的笑了呢?为什么不再温柔的关心我了呢?




 




……为什么不再露出只属于你的灿烂笑脸了呢?




 




看着女孩一点一点灰暗下去的眼睛,林对她安抚地笑,本来被包裹在温暖中的修长手指反过来将女孩柔软的掌心合在手中,就像女孩刚才对自己做的那样。




 




“没事的,娜娜莉殿下。”




 




娜娜莉抬起仍有些黯淡的淡紫色双眼,映入的却是林戴了面具的脸上温柔而坚定的神情。




 




“我不会让‘枢木朱雀’消失的,我发誓。”




 




她似乎透过面前人雪白的面具看到了那双鲜红眼眸中温暖的光芒,信誓旦旦。




 




那就像是,忠心耿耿的骑士在向自己唯一的主君宣誓,至死不渝。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