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 反逆白黑/朱修】Wish you a sweet dream,your majesty.1

Wish you a sweet dream,your majesty.




——愿你一夜安眠,亲爱的陛下




 




Ⅰ.void of zero:零之虚空




 




美丽的白羊宫里,绿草如茵,鲜花开满了视线所能触及的每一个角落。




 




“你从今天开始就叫‘林’吧。”刚满九岁的黑发皇子对身后瘦小的女孩如此说道,紫色的眼眸向后瞟着女孩被刘海遮挡而看不清楚的面容。




 




拉着妹妹柔软的小手,年幼的皇子往前走了几步,见女孩没有跟上,便又停下了脚步。




 




“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啊!”




 




女孩如梦初醒的用血红的瞳望着阳光下皇子如同紫色水晶一般的双眼,迟疑的迈开双腿,向站在光芒下的那对兄妹奔去……




 




是梦么?不对,应该是久远的记忆吧……




 




即便久远的有些模糊,却仍是刻骨铭心的、重要的回忆。




 




睁开眼,林一边回味着梦中那初次的、无法忘却的喜悦,右手一边缓缓附上自己的左胸,平复着胸腔里那颗心脏不自觉加快了的搏动。




 




起身走到浴室,她看着镜子中自己仿佛浸满了鲜血的眼瞳,冷笑出声。那是“灾厄之子”的象征,所到之处皆是“死亡”和“毁灭”。最起码据曾经的贵族和教皇所说是如此。




 




但是,有一个人,第一次对人人厌弃的她说,她的眼睛很漂亮,与玫瑰有着同样的色彩。




 




现在,那个人却已经不在了……




 




深吸了一口气,林合上眼睑,缓缓吐出方才哽住了喉头的气息,将逐渐充满胸腔的悲哀和苦涩再次沉淀于心底深深的湖水中,湖面无波。




 




想起今天还有重要的会议,林迅速而整洁的打理好自己,下意识的把手伸向洗手台上反射着橘黄色灯光的雪白面具。




 




熟悉的冰凉触感覆于脸上,恰到好处的遮蔽了她上半张脸,让其他人无法辨认出她任何的表情,只露出她略显瘦削的下巴和苍白的薄唇。




 




“队长,副队长纪田亚衣向您报到。您准备好了么?”




 




“嗯。”林打开寝室门,便看见自己的下属站在门口。年轻的女孩儿略显稚气的脸上却挂着让她想笑的一本正经的神情。




 




“zero大人现在在哪里?”




 




走廊上,一直跟在林身后的女孩不小心走了神,听见林的询问急急忙忙的翻看着记录。林听见身后传来纸张“哗啦哗啦”的翻飞声。




 




“那个,zero大人好像昨晚一晚都在书房里……”




 




亚衣抬起眼,只见自己的上司改变了前进的方向,拐进了另一条走道。




 




果然啊。女孩儿褐色的眼里闪过若有所思的光,思绪又不知不觉的飘远。




 




“队长,能向您问一些,私人的问题吗?”




 




亚纪得到了自己上司的首肯,慌乱的选择着措辞,眼睛却始终不敢对上自己上司白色面具上眼睛部位的那两层血红的镜片,仿佛无法直视那面具下真正的眼睛。




 




“最近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流言……说,您和zero大人,是……恋人……”




 




说到这里,年轻的女孩儿就只敢盯着自己黑色的鞋尖,手指紧张地揪着记录的纸张。林看见女孩儿埋得低低的脑袋上亮褐色的发丝间露出了一只涨的通红的耳朵。




 




不用看都知道,年轻的女孩儿脸上一定是那种少女怀春的羞赧模样。曾经无数次出现在那个人面前的表情,里面包含着少女们对自己倾慕之人的憧憬向往和对美好爱情的期待。




 




似乎有那么一个女孩儿,橙色的发丝像夏日傍晚的阳光般绚烂,她也曾带着阳光般热度的笑容,对那个人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鲁鲁!”




 




那个人曾悲痛欲绝的跪在女孩不断涌出鲜血的身体旁,用“王的命令”——geass的力量试图将女孩儿的生命从死神手中夺走,却尽是徒劳。




 




“不论轮回转生多少次……我都会再次喜欢上鲁鲁的。”




 




“鲁鲁一个人在这样的世界战斗着啊,独自一人孤独的战斗着啊。”




 




耳边回响起女孩死前温柔的声音,还有那个人抱着女孩冷却的尸体痛不欲生的悲鸣。林忽然感到耳膜一阵细微的刺痛,连带着心脏都钝痛了一下。




 




夏莉,她是第一个注意到了那个人背负的孤独寂寞的人。同时,她也是那个人失去的无数重要事物中最无辜的那一个。




 




伴随着钥匙打开门锁的声音,林转过身,对年轻的女孩儿勾起一个神秘的笑。




 




“副队长,你觉得,我和zero大人,会是什么关系?”




 




女孩儿还没来得及回答上司的问题,面前的沉重木门就缓缓的合上了。




 




林嗅着书房里咖啡混合着油墨的味道,皱了皱面具下的细眉。普通人要是连续3天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率绝对是0%,她毫不怀疑这一点。




 




走近堆满了文件和纸张的书桌,林看着伏案熟睡的人,心底轻叹了一声,扯下椅背上的黑色披风盖在他的身上。她蹑手蹑脚的打开紧闭了3天的窗户,感觉到和风挟着新鲜的空气吹入室内。而从窗帘的缝隙中,一束金色阳光悄悄的漏了进来,照亮了桌上那人棕色的卷发和略显棱角的轮廓。




 




他的手边摆着沾染了咖啡污渍的杯子,以及从3年起就从不离身的紫黑色面具。




 




林蹲下身体,静静的端详着已然21岁的男子开始成熟的五官,无奈地见到他那深重的眼圈和睡梦中仍蹙紧了的眉头。




 




3年,改变的不只是相貌,还有习惯。




 




林轻轻地将男子额前一绺稍长的发丝别于他的耳后,并几乎在同时把自己的头往右方偏了几厘米,险险地闪过男子闭着眼挥出的一拳。




 




接着,林侧了侧身,让自己的身体在书桌与墙壁之间狭小的空间里能够有最大的活动自由,并毫不费力的接下男子因多年军旅生涯造就的身体本能而发出的第二次攻势。




 




毕竟他和她,曾经是同一个师傅的弟子,自然对对方的一招一式都熟记于心。




 




好不容易等沉重的睡意和尖锐的警惕一同退去,男子这才看清楚林脸上即便带着面具也无法完全掩盖的深深无奈。他坐倒在椅子上,一边抚摸着后脑勺,一边显出懊恼和困窘的神色。




 




“抱歉,林。我……习惯了。”




 




瞄着他略带歉意的碧绿眼眸,林调侃般的轻笑一声,“没事,反正托你的福,我也习惯了。”她看见男子脸上出现了料想之中的尴尬表情,嘴角不由得又上翘了几个弧度。




 




自3年前开始,他和她就难有如此放松的时候了。




 




林低头收拾着散落在地的文件,却仍是把男子碧绿的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疲惫丝毫不漏地尽收眼底。她藏在面具后的眼里显出几分暗淡。




 




在自己负责照看他的日常生活之前,他每次在书房里睡着了,脸上都仍戴着那紫黑的面具。之前每一个照看他的人都被他的“应激反应”打伤,无一例外。




 




别说是面具下男子的表情,那些照看的人只敢在书房外敲门叫醒他,连他睡着时有没有保暖、有没有着凉都不愿去了解。没有人会冒着被打得住院的危险去叫一个人起床,哪怕那个人是曾经拯救了世界的英雄。




 




最后,在女皇娜娜莉和咲世子的请求下,她才包办了他的一切日常照看。原来作为他的亲卫队队长,林并没有这样的职责。当然,那也是在她亲眼见到男子糟糕的生活作息之前。




 




当她提出他在书房里可以摘下面具时,男子有瞬间的犹豫,却因为林的一句话而妥协。




 




“如果你连我都不相信,你又还能相信谁?枢木朱雀。”




 




当年的计划,知情的人之中,真正能够比他自己更了解他的只有林,他幼时的朋友,最后的战友。




 




她不想让他连在睡梦中都如同置身战场,得不到片刻的安歇。她想让他,哪怕只在她一个人面前,做回那个名为“枢木朱雀”的人,而不仅仅是“zero”——一个正义和力量的符号,一个拯救世界,解放人民的英雄。




 




这除了是她自己的希望,更是那个人托付给她的愿望。




 




片刻收住自己的心神,林熟门熟路地用电话为男子叫来了早餐和换洗衣物。遣走推入餐车的仆从,林在将早餐交到朱雀手里之前迅速尝遍了每一道汤点,并等待了5分钟,发现一切无异才最终把手里的刀叉递给了脸色黯淡的朱雀。




 




朱雀接过餐具,沉默地切着盘子里的培根,张了张嘴又不发一言的合上。他清楚林的性格,清楚自己阻止她继续这样做也没有任何用处,这和他在布里塔尼亚皇宫里吃不到地道而怀念的日式早饭一样,天经地义得让人觉得该死。




 




“今天与超合众国议事会代表关于日本“樱石”采掘和开发事宜商讨的会议将在3小时后开始,别迟到了,我先去会场了。”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朱雀望着玉米浓汤上自己扭曲的倒影,抿紧了唇。他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郁结成了沉甸甸的一块,让他有点窒息。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