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By your side 楚路 Four

                        By your side

——与你并肩

 

 

CP: 楚子航X路明非

出自江南《龙族》

双杀手梗,无相爱相杀

生日还是要吃点甜食的!

 

小衰仔生日快乐!!

 

 

Four.

 

他做梦了,梦到了从前他还暗恋着代号“诺诺”的学姐的时候。

 

在梦里,他在听到学姐要和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订婚的消息之后,独自一人坐在深夜的食堂里,要了一份烤鸡一份猪肘子再加一份炖牛肉,闷声不吭狼吞虎咽,食堂工作的小哥都以为他三天没吃饭了。

 

他内心苦闷,却不知道因为什么,更无从排解,可作为男生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哭出来,便只能吃,指望着把肚子填饱了,心也不会空落落的了。

 

可讽刺的是,他吃得越多,越觉得嘴里的食物没有味道,连咀嚼都嫌累。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味同嚼蜡。

 

实际上,在他自己一个人哼哧哼哧啃了半只烤鸡之后,楚子航就来了,还端着一份牛奶和麦片。

 

他停下了进食,看向坐在对面一向少言的俊秀青年,戴着黑色美瞳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狼狈的模样。

 

然后,他的师兄就无奈地等着他慢慢吃完每一样东西,最后还把牛奶递给了他,让他把喉咙眼儿里的食物顺下去。

 

直到桌上只剩下杯盘狼藉,坐姿端正的青年才缓缓开口:

 

“路明非,我不可能任何时候都在你身边。”

 

“你要变强,学会保护自己,不论是身体还是内心。”

 

“这样,即便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路明非抬起眼,只见对面那人清俊的眉眼间无意流露出的担忧和温柔。

 

他很清楚,这是他的师兄临走前留给他的最后一次见面;他很清楚,他的师兄此时说出的话语在当时几乎等同于遗言;他很清楚,当时的他只顾着伤心“诺诺”从自己的世界消失,却没发现坐在他对面的人眼里只有自己。

 

所以他很后悔,在他收到那封邮件之后。

 

整个卡塞尔,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这样一个自己寻死的人,哪怕这个人是卡塞尔的传奇之一,哪怕他是无数学妹的梦中情人。

 

杀手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优先保护自己的性命。这是他们在卡塞尔听到的第一句话,出自最高决策人的希尔伯特﹒昂热之口。

 

如果说,在现实中,在那时他发觉了楚子航的意图,阻止他离开卡塞尔,那是不是就能改变什么呢?

 

是不是楚子航就不会被全世界放弃,孤身一人踏上不可回头的复仇之路?

 

是不是,自己就可以一直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作战呢?

 

每一次魔鬼训练他都必须拼了小命儿才能完成,每当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他的眼前总会晃过青年一闪而逝的微笑。

 

脑海里无数声音乱哄哄的,却有一个声音总是挥之不去:

 

“你会比我更强,比卡塞尔里的任何人都强。”

 

有人即使离开了,也还是会相信他,相信他能做到,他又怎么能辜负那个人呢?

 

路明非将所有的悲伤和孤独放在心里,独自一人向前狂奔,像一头勇往直前的豪猪。

 

跟无数A等级杀手交锋,过了无数个刀口舔血的不眠之夜,他一点一点地变强,一点一点地走向那个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芬格尔、诺诺、凯撒……认识他的人有很多,可是没有人看出来,他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拼命。

 

他们知道,小衰仔想成为卡塞尔的第一杀手,可没人知道为什么。

 

直到一次芬格尔偶然间看见了小衰仔手机里储存的唯一一张图片——那是一张截图,来自卡塞尔内部网站的杀手排行榜。

 

“村雨”排名第二,第一是五十年未曾改变过的“剑桥折刀”。

 

如果我不变得跟他一样强大的话,又怎么能跟他并肩作战呢?

 

而且要动用卡塞尔的力量去帮助楚子航,必须拥有与最高决策人同等的权力——对于他来说,剩下的路只有一条,即便上面荆棘遍布,他也必须要走下去。

 

除了成为第一杀手,他别无选择。

 

他用了一年接受魔鬼训练,每天几乎累得吐血猝死;他用了一年抛弃了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杀手代号“Ricardo”,接受各种A级以上杀手的挑战,用新的代号“Nidhogg”爬到了杀手榜的顶端;他用了一年时间满世界寻找楚子航的蛛丝马迹,最终在那个雨水淹没的夏季找到了他。

 

整整三年,他几乎不眠不休地疯狂前进,就是为了能再见到他的师兄,为了能在最后的时刻来临之前将他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对此,路明非毫无怨言。他早就不是那个坚信“正义必胜”的热血少年了,现在的他只相信“凡事都必须付出代价”。

 

就像他为了找到楚子航,就必须走过这三年,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诺诺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对楚子航如此执着。

 

“我不知道。”路明非冷静地与曾经暗恋的学姐对视,一本正经的样子却像极了另外一个人。

 

“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去找他,我会后悔到疯掉。”

 

某种程度上,那时的他把这个重要的问题留到了见到楚子航之后——楚子航对他而言,到底算怎样的存在呢?

 

救回楚子航之后,红发小魔女再一次向如今的杀手之王抛出了这个问题,而这着实让他迷茫了一段时间。

 

在他还只是个每天马马虎虎、最擅长的只有星际争霸的小衰仔的时候,他身边的每个人都以为他很蠢,暗恋的女孩儿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还被傻呵呵地蒙在鼓里。

 

其实他自己比谁都清楚啊,只是他也没办法啊,总不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结果了,他就选择放弃吧,那样他也很不甘心啊。

 

他只是,总觉得自己的心里什么都没有,下意识地想装下些什么,让自己不那么寂寞啊。这样有错吗?

 

后来,他开了外挂似的被卡塞尔的人找上了门,被“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不如来当个杀手吧”似的忽悠进了另一个世界。

 

可即便是成为了杀手精英中的一员,他还是会时不时扒一下普通人世界的门缝,怀念一下那些看似怂而无趣的时光。

 

而他的师兄,在那些时光里,一直在他身边,为他挡下一切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正是因为楚子航,他才能一直是那个又怂又白烂的小衰仔路明非,他才能是那个可以在任务中偷偷懒、在杀手界默默无名的“Ricardo”。

 

但是,当楚子航从他的世界消失,路明非才后知后觉:自己早就回不去了。

 

他不再是同学会上的笑点;他不再回到叔叔婶婶的家,不再被身高体重都是160的表弟奚落;他不再是每天只需考虑星际争霸和一日三餐的宅男屌丝。

 

他不再是那个又怂又白烂、一无是处却一直有人罩着他的路明非。

 

只是因为楚子航,这个本应在他一进入卡塞尔就开始的进程被大大地延缓了,这才让他自己都没发觉。而等他终于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路明非很确定楚子航喜欢他,说不出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是隐隐约约感觉到的。毕竟他也不傻,只是比一般人迟钝一些罢了。

 

可是他不敢戳破,他怕一旦戳破了,楚子航就会疏远他。

 

但他也搞不清自己对于楚子航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他怕自己只是因为希望有人罩着而接受对方,却无法付出和对方同等的感情。

 

那样会更加伤人,所以他宁可一直不说破,等楚子航有一天忘记对他的喜欢。

 

他没等到那一天,却等到了他的师兄的不辞而别。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精力去计较这些儿女情长了,他的所有力气都花在了不断变强这一件事上,为的只是再次见到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在他做好心理准备要丢弃自己普通人的身份时,路明非就察觉到了——他想见楚子航,想再次站在对方身边,和他并肩,哪怕自己亲手将普通人的身份埋葬!

 

无意识间,他已经做出了抉择。接下来,只要向目标冲去就好。

 

救回楚子航的第二天,他坐在病床边,看着药效未过仍在熟睡的师兄那八分熟悉两分陌生的眉眼,内心一直以来绷紧的弦慢慢地松了下来。

 

我做到了。我找到你了。心底有自己的声音在回响。

 

不知为何忽然眼眶一热,眼前的景象就摇晃起来。

 

明明更加艰难、更加生死一线的时候,自己都咬着牙闯过来了,有力气都留着止血杀敌了,根本没空流泪。

 

仅仅是看到这个人仍旧活生生地睡在自己面前,那个被自己深深锁在心里的小衰仔就忍不住了,拼命往外爬着,让他挡都挡不住。

 

师兄啊,你师弟我现在也很厉害的!杀手榜上第一名!在卡塞尔都有美少女粉丝团啦!

 

路明非淡淡地微笑着,也不管楚子航睡得正熟、根本听不见,自顾自地开始闲扯。

 

师兄啊,你说你这单打独斗的脾气怎么死性不改呢?又把自己弄得一身伤。暗恋你的学妹们又得掉多少眼泪啊?

 

他轻抚过楚子航额前的碎发,发丝柔软的触感像是在他心上扫过的羽毛。

 

师兄啊,以后我俩可以组合搭档出任务啦!你师弟我现在也算是卡塞尔的一把手啦,这点儿特权还是有的!

 

路明非把脸凑到熟睡的人上方,微笑的弧度还是淡淡的,水珠却不断地落下,沾湿了楚子航纤长的睫毛。

 

师兄,以后别一个人乱跑啦。你不见了谁来罩我啊?

 

他屏住呼吸,悄悄俯身,直到感受到那人平稳的呼吸和嘴唇干燥的触感。

 

师兄啊,我喜欢你。

 

他用了一个月来确定楚子航对自己的感情,却用了整整三年来确定自己的心情。

 

正如他用了一个对视的瞬间认识了楚子航,却用了整整三年来与他并肩。

 

后悔?怎么可能?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还是我自己。不论是小衰仔还是杀手之王。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站在你身边。

 

路明非揉了揉眼睛,目光一转看见身边空荡荡的床铺,下一刻耳中就传来了浴室门关上的声音。三秒,他在心里默数着。

 

三秒,楚子航走出浴室,身上带着薄薄的水汽。

 

两秒,他打开卧室门,走向那个窝在被子里笑得一脸灿烂的青年。

 

一秒,他看着恋人的傻笑摇摇头,也微笑着靠近对方。

 

零,他们用一个温柔的唇齿相接迎来了这个难得晴天的早晨。

 

 

 

后记:

 

这下子够甜了吧!!!

说起来路明非你的心理真难写!!(咬牙切齿)

没想到我家明明藏得这么深!(奸诈笑)

祝愿师兄早日重新在原著中出场!!

江南你快点不然就寄刀片啦!!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