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养的猫

随笔,同人(静临,朱修,萌的不少,很多没敢写……)原创小说,文库所在地。

【原创】By your side 楚路 Two

By your side

——与你并肩

 

CP: 楚子航X路明非

出自江南《龙族》

双杀手梗,无相爱相杀

生日还是要吃点甜食的!

 

小衰仔生日快乐!!

 

 

Two.

 

徐岩岩伸出手,不出所料地感受到雨滴在手指上留下了凉意。他无奈地拉了拉警帽,希望短短的帽檐最起码能保证视线不受阻碍。

 

他从来就不喜欢L市的夏季,雨水跟不要钱似的天天往下倒,难得不下雨,天空也还是阴沉得跟自己上司的脸色有的一拼。

 

要说完全没有晴天,那也不可能,可是他真的几乎就没见过L市夏季的蓝天是什么样子。

 

不仅仅是因为多雨的气候,也因为6到8月是L市犯罪率猛然上升的时期。

 

本来这个城市就不是什么安宁之地,在雨季到来之后就更是鱼龙混杂得厉害,仿佛犯罪分子也跟倾盆而下的雨水一起从天而降。

 

平日里绝不会依赖里社会力量的正义之师,在雨幕中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启用特殊方案——

 

警方跟里社会的情报贩子进行交易,跟有名的杀手组织卡塞尔下订单,用阴暗中令人防不胜防的力量来让各路恶徒束手就擒。

 

万不得已,他们还会直接动用最终手段——就地正法,通过那些生存在阴影里的杀人者之手。

 

作为交换,他们也不能动卡塞尔的人,先不说有没有相应的人手,光是这样一个系统完善的杀手组织,让整个L市大乱十回都绰绰有余。

 

况且尽管上面人不说,他们这些小警察心里也都清楚——

 

跟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作对,还要不要命啦?

 

其冒着生命危险去抓捕这些平日里根本不会搞什么状况的家伙,还不如尽其所能地利用他们。

 

总而言之,连警方都默认了他们的存在,整个L市可以说有一半是掌握在是卡塞尔的手中的。

 

想着想着,徐岩岩走了神,他莫名想起来,上次的同学聚会,那个高中时期一直是大家笑柄的衰仔又没有出现,据说是联系不上。他还是觉得有点遗憾的,毕竟少了这么一个人,同学聚会上都少了些笑点。

 

这么一说,那位“此僚当诛”榜上常年第一的学长,好像也很久没参加同学聚会了,不知碎了多少曾经暗恋他的少女心。

 

神游的徐岩岩茫然地望着眼前看不穿的雨帘,不由感叹幸亏一年前他们将代号“奥丁”的大毒枭顺利抓获,不然今年的雨季必定又会掀起腥风血雨。

 

一年前那样激烈的大场面,估计一辈子也只会有这么一次了吧。他没少和新进来的小警察们吹嘘,自己也参与了那一次可以算是史上最大的抓捕行动。

 

那时候也下了很大的雨,让人感觉似乎周边十个城市一个月加起来的都不如那时的L市三天的降雨量。别提能见度了,一眼望出去全是水,地上的积水和闪着光的雨水都分不清楚。

 

那时的徐岩岩被分配了蹲守任务,等着目标“奥丁”来到既定地点实行抓捕。他并不清楚上面人跟卡塞尔的交易内容,他只是听从了指示带着人手藏在了高速公路两边的树林里。

 

没想到,到了计划时间,一辆白色的迈巴赫如利剑一般划开了雨幕,引擎的轰隆声就像是野兽的咆哮回荡在空无一物的高速路上。

 

它的身后,无数漆黑的摩托车紧紧跟随,仿佛啄食腐肉的不祥的鸦群。车队的最后,同样浑身漆黑的劳斯莱斯无声无息地行驶着。

 

迈巴赫停下了,身形笔挺的男人站在雨中,镇定地面对着无数身着黑衣的A级杀手。

 

徐岩岩看不清男人的样貌,资料上只显示了杀手的代号叫“村雨”。可他却在男人往他的方向一瞥之后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黑暗的雨夜里,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的杀气锐利无比,如同妖刀直取心脏。

 

顷刻间,战斗便已开始。男人拔出武士刀,闪着寒光的刀锋在劈开雨幕的同时也划出了一道又一道血花,在浓重的夜色中艳丽无比。刀刃上堪堪染上的红色,瞬间就被雨水冲刷而去,寒光依旧。

 

黑衣人一个一个地倒下,又一个一个地冲上,毫不畏惧男人手中那银色的刀光。他们对同伴的死亡熟视无睹,只会抓住一切机会将手中的刀刃或子弹送入目标的体内,哪怕是把自己的生命往刀锋上送去!

 

“这些不要命的疯子。”徐岩岩不由自主地喃喃道。他并不看好“村雨”和这些A级杀手的对决。

 

人数,永远是最难打破的劣势,哪怕是A+级的“村雨”,也会被这些不祥的乌鸦吃得一干二净。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过去了……看着眼前这场战斗的徐岩岩算着时间,不禁心惊肉跳。

 

就像那些黑衣人源源不绝地出现那样,代号“村雨”的年轻杀手也接连不断地冲杀着对手的围攻,武士刀上的血迹连雨水都来不及冲刷就被新的血液覆盖。

 

只是,他的身上也早已不是完好,被利器划破的西装里缓缓渗出了红色,滴落并融入了这场无穷无尽的大雨。

 

哎呀!这该如何是好呢?!看着“村雨”占了下风,并且黑衣人们仍旧不停地从后方涌入,徐岩岩犹豫着,要不要趁现在两方混乱直接把“奥丁”抓获。

 

可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奥丁”对自己带来的人手极有自信,不仅没有逃走,甚至没有从那辆漆黑的劳斯莱斯中探出头看一眼局势。

 

更重要的是,他被五十多个手下护在中央,层层叠叠,连一只苍蝇都无法靠近他的车,更遑论抓捕他。

 

就在连他们警方都毫无办法、准备呼叫支援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一架直升飞机径直飞到了高速公路的上方,悬停着打开了舱门——

 

黑色的枪管露出机外,下一刻便闪出了火花。

 

徐岩岩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就看见几个黑衣人额头上开出了大朵大朵的血花。“村雨”也一脸震惊地仰头看向头顶上印着半朽世界树的直升机。

 

哪怕似乎时间都停止,那把黑色的狙击枪仍在不断地放出子弹,短短的一瞬,年轻杀手身边的黑衣人就已经死伤见半。“村雨”也从震惊中回过了神,开始在黑衣人包围的缺口处快速突杀。

 

两分钟后,直升机下降,瞬间夺人性命的枪管也收了回去。半空中跃下一个黑色的身影,立在“村雨”的身旁如同他的影子。

 

可徐岩岩很快就明白过来:他才是这场战斗真正的主角。

 

由于距离和雨水的干扰,他看不清那人手中的武器,仅能从枪口喷发的火焰判断出是某种大口径手枪。

 

他也看不清那人扣动扳机的动作,仅能听见毫无间隙的枪声混杂在响彻天地的雨声中,枪口每喷射一次火舌,必定会有一个黑衣人倒下。

 

“村雨”疯狂地挥舞着妖刀,将雨水连同人的身躯一起斩断,而他的背后和死角有着另一双眼睛——他的枪口所向,无人能敌。

 

而每当有黑衣人近了那人的身,都会有一道飞扬的鲜血从黑衣人的手腕喷出,隐隐可见那人手中一闪而过的银光。

 

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了,形势竟渐渐地被改变了——黑衣人们不再贸然上前,而仅仅是隔着几步的距离观望着仍处在战场中心的两人。

 

徐岩岩正在心底大吼“好时机”,便被一阵热浪掀倒在地。等他再次站起身,就彻底傻了眼。

 

“奥丁”所处的后方,早已被炸成了焦黑一片。漆黑的劳斯莱斯狼狈地侧翻在地,一群手下转眼间就成了焦土。

 

一边指挥着人手冲上去逮捕“奥丁”,徐岩岩一边观察着战场,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在直升机的下方多了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

 

此时,在法拉利敞开的天窗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扶着巨大的炮筒,红色的发丝在风雨中尽情飘舞。

 

连火箭炮都有吗?!徐岩岩忽然就觉得,不跟这些人为敌真的是个十分正确的决定啊!

 

然后他们顺利抓到了大毒枭“奥丁”,等回过头去,红色法拉利、白色迈巴赫和卡塞尔的直升机都已经无影无踪了。

 

啊,如果能认识那些杀手的话,又能跟新来的女警察们吹嘘一番啦!接到任务的徐岩岩不得不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最后感叹了一句就钻进了警车。

评论

热度(23)